“一带一路”倡议开辟宗教学研究新境界[ 来源:中国民族报 | 发布日期:2018-06-05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游斌 蓝希峰

  2013年9月和10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分别提出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作为合作发展的理念和倡议,“一带一路”建设体现出中国在新时代积极借助“丝绸之路”这个深具历史文化内涵的符号,主动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的努力。其最终目的是与世界各国一起,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

  “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和推进,对于中国的政治、经济与文化都将产生重要的影响。那么,对于中国的宗教学研究领域来说,“一带一路”倡议有何宗教学意义?“一带一路”倡议将如何推动宗教研究的传统命题走向深入?“一带一路”倡议又为中国在新时代的宗教研究带来哪些新问题和新领域呢?

  “一带一路”倡议要求更深入系统的“宗教知识”

  “一带一路”倡议使人们再次认识到宗教在人类文明和社会中的地位。宗教是人类社会和文明中的“常数”,这一论断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印证得尤为突出。

  “一带一路”沿线是世界各主要宗教的发源地。在地中海东岸发展出来的希伯来文明,是亚伯拉罕系三大宗教的精神源头。最早发展出来的犹太教,是今天“一带一路”上的枢纽国家以色列的国教。经过耶稣及其弟子们的发展,基督宗教在地中海东岸广泛传播,并进入希腊罗马文化区域,成为罗马帝国的主流宗教。基督宗教的两大分支东正教与天主教,正是作为“一带一路”西部终点的东欧和南欧各国的文化底色。基督宗教的一些东方派别,如亚述东方教会、亚美尼亚正教会、埃塞俄比亚东方教会、埃及科普特教会,虽然由于具有较强的民族性而未能在世界范围内产生广泛的影响,但却分布在“一带一路”的关键地区,同样需要引起足够的重视。而伊斯兰教不仅与阿拉伯帝国的建立与扩张同为表里,且通过在波斯以及中亚各民族中的传播,成为中亚、西亚地区的主流宗教。伊斯兰教不仅在“新丝绸之路经济带”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即使在“海上丝绸之路”上,如印度尼西亚这样的伊斯兰教大国,同样占据着重要的地位。当然,除了亚伯拉罕系三大宗教之外,南亚的印度教和佛教,则是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基础性宗教,在政治、经济与文化中均扮演着重要角色。

  宗教在“一带一路”上的文化重要性,要求新时代的宗教学研究对“宗教知识”进行深入而系统的探索。“一带一路”的“宗教知识”应有哪些?它是一些数据知识,包括宗教、人口、地区分布等;包括各大宗教的历史与文化知识;包括这些宗教的教理及经典知识;包括宗教对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文明的贡献,尤其是这些宗教与中华文明之间互鉴交流的成果。这些重要课题,既是传统宗教学研究的内容,又将在“一带一路”的视角之下获得新的意义。

  “一带一路”倡议将促进宗教社会学的新发展

  “一带一路”倡议将推动人们在更宽广的意义上探讨宗教在经济社会建设中的积极角色。宗教不是一个孤立的社会现象,它与“一带一路”的政治、经济、文化都有着密切的关系。作为基础的社会意识,宗教对人们参与经济、商业与社会建设的态度有着重要影响。而这些研究,对于我们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实现与沿线国家的民心相通,直至在具体的经济合作等方面,都是必不可少的。以不同宗教对社会经济态度的影响作为观察指标,我们可以作出一个基本的评估。而具体到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合作,则有必要评估“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信仰者对于经济与世俗生活的态度,并以此作为中国与“一带一路”不同国家或地区进行经济社会合作时的参照。就此而言,“一带一路”也必将推动中国的宗教社会学再上一个新台阶。

  “一带一路”倡议将推动以宗教经典进行文明互鉴

  多元宗教的共存与互鉴,是“一带一路”最显著的文明特色。事实上,对于中国而言,正是“一带一路”上的宗教往来,促进了中华宗教文明大格局的形成。佛教沿着丝绸之路进入中国,当佛教在中国发展较为成熟之后,中国的僧人又通过丝绸之路前往印度取得“真经”。中国化的佛教就是丝路宗教对话与互鉴的产物。对基督宗教来说,同样是通过丝绸之路,东方亚述教会在公元7世纪派遣传教士来到中国,形成中国的景教。可以说,基督宗教在中国的历史,甚至远远早于某些欧洲国家接触到基督宗教的时间。景教虽然未能在当时的中国广泛传播,但它在丝路宗教交流史上也留下了宝贵的精神遗产。晚至明末时期,欧洲的传教士又沿着海上丝绸之路,从华南进入中国,开启明末清初的西学东渐与中学西译的文明交流高峰。伊斯兰教也是通过丝绸之路来到中国,作为思想观念的宗教传播与活生生的人群流动结合在一起,从而形成了中国化的伊斯兰教。明清时期的“回儒”作为回族中的知识分子,进一步地融合儒家文化与伊斯兰信仰,写作出大量的汉文伊斯兰著作,在世界伊斯兰教史上具有特殊的意义。

  丝绸之路上的宗教,普遍拥有丰富的“经典”传统。也正是在对宗教经典的不断开放性注释中,形成了各具特点的宗教体系。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深入推进,沿线国家日益紧密地结合成命运共同体,不同宗教的人群需要在更深层次上进行对话,互读经典、互释经典也就显得尤为重要。中国的宗教研究者也应该在促进经典互释推动文明互鉴这一领域,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一带一路”倡议要求深入挖掘各宗教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既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根本目标,又是贯穿在“一带一路”建设整个过程中的基本动力。作为“一带一路”上重要的社会实体,各大宗教都将参与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之中。而作为人类精神文化的最古远的思想体系,几乎每个主要宗教都曾经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内涵、路径提出过设想。也就是说,每个宗教都有自己版本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宗教对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构想的积极因素,应该成为今天我们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探索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的重要内容。因此,深入挖掘各宗教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探索各宗教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之间沟通对话的可能性,在新时代创造性地运用并发展各宗教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也是“一带一路”宗教学研究中的一个重要课题。

   (作者系中央民族大学宗教研究院院长、“一带一路宗教研究”创新引智基地主任)

中央民大学术研究精准服务“一带一路”建设

□ 蓝希峰

  5月31日至6月1日,“‘一带一路’宗教及其影响”学术工作坊在中央民族大学举行,20余位专家学者共同探讨宗教对“一带一路”沿线地区政治、经济、文化的影响。

  “‘一带一路’宗教及其影响”学术工作坊负责人、中央民族大学宗教研究院院长游斌告诉记者,为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加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宗教研究,中央民族大学于今年5月设立“‘一带一路’宗教研究创新引智基地”。该基地将围绕“构建跨信仰伙伴关系”,开展一个5年研究计划,与国际学者合作,研究宗教与可持续发展的关系;通过宗教对话促进民心相通,增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人民彼此了解和相互尊重。

  自2013年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宗教学界围绕“一带一路”建设与宗教之间的关系,展开了热烈讨论和论证。“但对于‘一带一路’上的总体宗教图景,我们仍然缺乏一个具体的数据支撑。对“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宗教人口、宗教场所、宗教组织、宗教关系、宗教文化传统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才能使宗教更好地服务于‘一带一路’建设。同时,当前我国学者多局限于国内,未能与沿线‘一带一路’国家的宗教学界展开深度合作,宗教研究既不深入,也不能反映最新动态。”游斌说,中央民族大学“一带一路”宗教研究创新引智基地将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学者合作,把研究落到实处,从而更精准地服务“一带一路”建设。

  在为期两天的学术工作坊上,来自瑞士巴塞尔大学的司徒博(Christoph Stuckerberger)、美国波士顿大学的葛百彦(Brian Grim)等学者对未来的合作研究进行了展望。

(编辑:石建杭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推荐阅读
热点宗教文化
佛教梵呗:传统音乐的...
推荐宗教文化
  • 中国佛教协会第九届理...
    (2018年8月15日中国佛教协会第九届理事会第三次会议通过) ...
  • 最新宗教文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