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性知识是民族村落实现脱贫的社会文化资源——以一个彝族聚居区的村庄为例[ 来源:中国民族报 | 发布日期:2018-07-04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 王广瑞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到2020年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的宏伟目标。在各地全面打响脱贫攻坚战的新时代,民族地区仍然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短板,需要从地方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实现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本文以在一个彝族贫困村进行的田野调查为基础,探讨民族地区贫困治理的问题与对策。贫困与文化固然有关系,但笔者认为,在四川的一些彝族聚居区,贫困的根源不在于其文化本身,而在于恶劣的生态环境、粗放的生产方式等因素对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带来的种种限制。打赢脱贫攻坚战,需要结合民族地区的自身特色,深挖地方性知识,尊重当地“土专家”的智慧和发展意愿,精准施策。

 
  鹿村(为符合人类学民族志研究的规范,该村名为化名)是四川彝族聚居区的一个村寨,处于雅砻江干热河谷的中心区域,下辖4个村民小组,有255户897人,其中彝族村民约占总人口的55%。历史上的鹿村是一个传统的彝族村落,现在的鹿村是上世纪90年代由原鹿村与邻村合并后形成的。2014年,鹿村的贫困发生率高达22%。村里的汉族村民大多沿江而居,生活相对富裕;彝族村民多居于高山坡地,主要以畜牧业为生,生计发展较为艰难。2016年之前,村民出行需经过32公里的土路,每逢雨季,道路常常被泥石流冲毁,车辆无法通行,成本高昂的快艇就成为村民必要的交通工具。长期以来,薄弱的基础设施与粗放式的生计方式仍然是制约鹿村发展的瓶颈,同时,如同其他很多彝族聚居区一样,自然环境脆弱是鹿村实现脱贫的重要障碍。面对这些状况,鹿村的地方性知识成为重要的社会文化资源,在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2017年,鹿村已经正式摘去戴了几十年的贫困村“帽子”。
 
  一、地方性知识及其蕴含的社会文化资源
 
  在长期的发展和文化变迁过程中,鹿村的人们应对独特的地理和生态环境,积累了深厚的地方性知识。
 
  1.彝族人家的居住方式和生活习性。彝族人家的火塘是其生活的一部分,人们认为火塘是生生不息的象征,不能丢掉。因此,鹿村的彝族人家即使住进了楼房,也要按照传统,在屋子中间摆放一个火塘,用于烧水、煮饭、烤洋芋。鹿村的海拔处于1000米到2200米之间,居住点临近水库,昼夜温差大,当地人在夜里普遍用火塘取暖。显然,火塘是契合当地的生态环境和传统生活习惯的。
 
  2.彝族人的婚丧嫁娶习俗。在婚丧嫁娶上,彝族村民往往花费很多钱物,但是彝族传统上实行舅表、姑表优先婚,花费的钱物大多在彝族姻亲网络的内部进行了传递,并未“外流”。因此,传统文化习俗并不是导致彝族贫困的根本原因,有时甚至缓解了一些家庭的贫困状况。当前,对整个鹿村而言,“结婚困难”是村民们面临的重要难题之一,为了减少男性村民“打光棍儿”的数量,村委会作出公开承诺,“光棍儿汉”如果通过说媒等方式合法成婚,村委会就奖励给他500元。2017年,笔者调研时,鹿村有15位单身男村民是年龄在28岁到40岁之间的“结婚困难户”。但笔者惊讶地发现,这其中没有一个彝族村民。笔者的主要报道人阿芝的家是鹿村的彝族贫困户。他40岁丧偶,膝下有一个儿子尚未成年,正在读小学五年级。村里有类似情况的汉族村民一般很难找到媳妇,但阿芝却与一位23岁的未婚女性组成了家庭。究其原因,彝族家支在社会生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只要有一个家庭需要帮助,整个家支都会动用各种力量来帮忙。阿芝正是在亲戚的介绍下,从云南的宁蒗彝族自治县找到了一个彝族姑娘成婚。
 
  3.彝族家支文化的传承。彝族传统文化通过家支内部及家支之间的交往而得到加强,并且被仪式化、制度化,这也是彝族人实现家支团结、凝聚感情的传统途径。彝族家支常常聚会,在经济上可以起到社会资源在家支内部再分配和家支共享发展成果的效果。在文化的“局外人”看来,彝族人因为经常举办各种聚会,要频繁地杀猪、宰羊、杀鸡,因此导致了钱财的浪费和生活的贫困。笔者的调查显示,事实并非如此。在鹿村,彝族家支内部确实经常举办各种聚会,例如阿特家族2017年举行了6次家支聚会,每个表兄弟各举办了一次,每次都是全体家支成员参加。6次聚会共宰杀猪和羊各3头、鸡20只左右。其中3头猪是3兄弟在杀“过年猪”的时候分别宰杀的。在鹿村,彝族人家杀“过年猪”都会喊上亲朋好友前来聚会,一是请大家帮忙杀猪,二是共祝新年。3只羊是他们在收获芒果的季节里宰杀的。在芒果丰收出售的时候,单靠一个家庭的成员根本完不成自家的活路,通常都需要整个家支的人前来帮忙,主人家往往要杀牲招待大家。在笔者参加的彝族家支聚会上,一般男女分桌吃饭,大家在一起讨论家支里的婚丧嫁娶、能增收的生计、芒果种植技术等。
 
  4.地方的英雄传说。鹿村的鹿寨位于海拔2000多米的山顶,这里有一个巨大的山洞——蛮王洞。在当地传说中,蛮王勇敢、智慧而无私,是保护一方水土的英雄。鹿村百姓大都会讲一两个关于蛮王的故事,孩子们从小听故事,地方的文化就在潜移默化中世代传递。人们崇尚勇敢而智慧的英雄,这也是造就鹿村人敢闯敢拼精神的原因之一。他们一旦有摆脱贫困的机会,就会积极尝试,努力改变现状。2005年前后,在雅砻江库区,网箱养鱼成为外地来的生意人开创的一条致富之路。鹿村的阿特看中了这一门路,自己的经济条件不足,他就从银行贷了5万元当本钱,做起了网箱养鱼的生意并取得良好收益,去年他还买了一辆国产SUV汽车。村里还有另一个彝族贫困户,家里只有老两口,缺乏劳动力,但是看到别人种植芒果能够致富,他们还是毫不犹豫地借钱请来种植芒果的能手帮助管理果园。
 
  5.鹿村的彝族村民重视后代的教育,这是割断贫困代际传递的长久之计。2016年和2017年,鹿村考取大专以上院校的学生共有7名,其中有6名来自彝族家庭,当中两名彝族学生还考入了一本院校。彝族家庭非常重视孩子的教育,一个高山彝族低保户家庭就较为典型。这一家是60多岁的老年夫妇和孙子、孙女生活在一起。数年前,老人的独子意外死亡,儿媳妇改嫁,家庭非常贫困。老两口买了一辆三轮摩托车,每次到镇上接送孙子、孙女读书要花两个小时,但他们仍然坚持让小孩子去上学。
 
  二、地方发展与贫困治理
 
  1.摆脱文化因素的束缚,体现发展的地方特色。彝族社会之外的人们常常认为彝族地区的贫困和传统文化习俗有很大的相关性。例如,每逢彝族人结婚、去世、过生日、修房、升学等活动,都要宰杀牲畜,耗费巨大,常有人认为这些习俗会导致或加剧彝族人的贫困状况。奥斯卡·刘易斯的贫困文化理论也认为,人们会因为贫困而具有独特的居住方式和生活习性,这种贫困亚文化又通过贫困人口的圈内交往而得到加强,并且被制度化,进而世代传递。而鹿村的发展提供了一个西方贫困文化理论的反面例证,体现了彝族社会的经济文化发展的地方特色。
 
  2.培养“土专家”,大力发展芒果产业。1996年,在相关农业科研机构的建议和指导下,鹿村所在城市开始规模化种植芒果。历经10年,第一批种植芒果的农户已经成为富裕户,年收入少则二三十万元,多则上百万元。数年间,当地的芒果种植面积快速扩大,加上地方政府的政策扶持,鹿村村民看到了贫困村脱贫摘帽的希望。2015年,鹿村的芒果产值达120万元,2016年突破了200万元。随着芒果产业的迅速发展,村民通过互联网、电视、专家授课等方式主动学习芒果种植技术。鹿村村民在摸索中前进,通过与邻村人交流学习、查阅相关资料等途径,鹿村村民掌握了一定的芒果种植技术,村里涌现出三四个种植能手。他们凭借着对当地土壤、地形、气候等自然条件的熟悉,摸索出了种植芒果的经验,尤其是掌握了芒果控花的最佳时间,将芒果晚熟技术运用得淋漓尽致。依托县上遴选农技服务人员的契机,经过基层推荐、专家考评、现场答辩等环节,鹿村的张大伯被聘为“土专家”,被选派到成都等地学习考察,不仅每个月有800元的服务补贴,年终还有奖励。晚熟芒果的市场收益很好,每公斤的收购价能达到8-10元。在经济收益加鼓励性政策的驱动下,鹿村的芒果种植面积已经超过2000亩,形成了一定规模。近年来,以芒果为代表的热带水果的种植和推广深受当地百姓欢迎,成为鹿村实施精准扶贫的重要措施。这些产业的发展使鹿村传统的种植结构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从以往的以种植玉米、小麦、稻谷为主转变为以种植水果为主。2017年,鹿村实现了脱贫摘帽,村里的小汽车保有量超过了15辆。
 
  3.因地制宜,推广其他经济作物。海拔1600米以上的地区不适合种植芒果,长期以来,住在高山地区的彝族村民只能发展小规模的种植业,并以畜牧业来补充生计。鹿村因地制宜,大力发展烤烟、核桃、青花椒等产业,这种生计变迁让大量彝族村民脱贫致富。烤烟的种植使部分农户增加了收入。改革开放以来,在彝族干部的带领下,高山地区开始规模化种植烤烟,主要供给云南的卷烟厂。作为一种经济作物,烤烟的收益高于玉米、小麦。但在当地的种植业中,烤烟并没有完全取代玉米。因为玉米是牲畜的重要饲料成分,而养殖猪、鸡、羊等是彝族人家的一种重要的生计方式,当地的彝族人家几乎家家养猪,少的有五六头,多的有二三十头。此外,高山核桃、青花椒是鹿村在高山地区推广的另外两种经济作物。2017年,鹿村核桃产量比上年增加12吨,达到38吨;青花椒同比增加1吨,产量达到4吨。2017年,鹿村种植玉米1395亩,烤烟175亩,核桃1200亩,芒果2295亩,青花椒1502亩。
 
  4.运用地方性知识,发展文化民俗旅游。鹿寨的蛮王洞风景与蛮王传说每年都会吸引数以万计的游客,其中大部分是徒步爱好者。在海拔2000多米的鹿寨里,当地村民种植一种纯天然的圆形土萝卜,村民将这种萝卜切成丝,经过发酵、风干等工序制成“酸菜”。只要用开水浸泡一会儿,风干的“酸菜”就成为了一道美味的酸菜汤。这种独特的食物在当地被视为高山彝家特色产品,逐渐获得了游客们的喜爱,供不应求,有时候人们还需要提前预定才能买到。游客来到鹿村,欣赏了高山风景,听了蛮王传说,再带上几只土鸡和些许酸菜返程,这已经成为了一种时尚。随着芒果产量的增加,鹿村人也开始变着法子吃芒果。当地种植的芒果酸中带甜,不仅能用于榨汁,还能用来做凉拌菜。还有村民尝试对芒果进行深加工,村民们制作的芒果干已经成为一种新型的休闲食品和旅游产品。当地政府和媒体大力支持鹿村的旅游产业。2018年新春佳节期间,当地政府与成都知名徒步团队合作,在鹿村开启自由行活动,还有媒体进行跟进报道,扩大了鹿村的影响力。火把节是彝族的重要节日,笔者了解到,当地政府正筹划着今年在鹿村举行火把节的庆祝仪式,这也是促进旅游产业发展的一项重要措施。
 
  5.建设“芒果之路”,为水果产业的持续发展提供基础保障。随着芒果种植规模的扩大,修建一条硬化的水泥路成为鹿村百姓出行和产业输出的迫切需求。2016年至2017年,当地政府投入2000多万元,修建了一条十多公里的高标准硬化的水泥路,并在公路两边进行防止滑坡塌岸的整治。这条路的修建大大降低了道路被泥石流阻断的概率,从根本上改善了村民的出行条件,也为芒果产业的长期发展奠定了基础。
 
  鹿村脱贫的故事告诉我们,针对精准扶贫,我们必须重视民族地区的地方性知识,尊重当地人的智慧和发展意愿,因地制宜,走出一条适合地方发展的贫困治理之路。
  
  【作者单位: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与国家安全、治理体系和能力现代化与中国软实力研究”(批准号:14JJD850004)、北京高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协同创新中心(中央民族大学)“十九大”精神研究专项课题(批准号:18A04S17))阶段性成果。】
(编辑:闫若之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推荐阅读
热点理论新闻
因地制宜推进乡村振兴
如何把中央精神和地方实际结合起来、因地制宜推进乡村振兴,...
推荐理论新闻
  • 因地制宜推进乡村振兴
    如何把中央精神和地方实际结合起来、因地制宜推进乡村振兴,...
  •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