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评论界的一面旗帜——缅怀李万武老师[ 来源:中国民族报 | 发布日期:2018-06-30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 张桂芝

患病期间,李万武在夫人的协助下,整理即将出版的评论集。资料图片

  李万武老师走得如此匆忙,令我猝不及防。5月中旬,我还与他通话,说6月3日去北京参加高深文学创作回顾研讨会。他听后非常激动,说一定尽快写一篇纪念高深老师的文章,托我带到研讨会上作书面发言。没想到,我们通话仅20多天后,他竟带着遗憾驾鹤西去!

  李万武退休前任锦州高等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的主任、教授。然而,40多年致力于文艺评论,让人们淡忘了他的本职,只记得他是文坛上的一名勇士。他出版了多部评论专著,如《为文学寻找家园》《文学理论新编》《审美与功利的纠缠》《与锦州文坛相遇》《为文学讨辨道理》《散章档案》《“泛文学化”与无门槛的文学繁荣》等,为当代中国文学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堪称“文学评论界的一面旗帜”。

  李万武深得文学评论界宿将郑伯农、李建军的赞赏。虽然他身居辽西一隅,却放眼文坛全景,以真诚与良知构筑了他独特的文学、艺术批评风格。他像一棵常青树,始终以旺盛的生命力战斗在文坛上,勇敢地捍卫着文学的尊严。即使在病重期间,他仍然执着地守望着这块阵地,以睿智的目光观察文坛的风向,不时发出自己独到的见解,甚至与滥用写作权力的作家“短兵相接”。难怪,他被文坛誉为“老李飞刀”。作为一名锦州人,我们都为他而感到自豪和骄傲!

  关于李万武与高深之间的深厚友情,笔者略知一二:在上世纪80年代初,李万武在《光明日报》上发表了文章《艺术创作与欣赏者的关系》,鲜明的观点引起了当时在宁夏日报工作的高深的关注。1987年,高深调到锦州工作,两人一见如故,成为莫逆之交。1994年,在高深的推介下,李万武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李万武之所以称得上是文学评论界的一面旗帜,除了具有很高的艺术鉴赏力、理论概括力和独特的艺术感悟力之外,还因为他始终秉承着文学评论家的职业道德操守,保持着文人风骨。郑伯农曾评价他“直言不讳,旗帜鲜明,虽近于‘迂’,近于‘冒傻气’,但我认为我们现在倒是十分需要‘冒傻气’的执着精神!”

  评论集《为文学寻找家园》和评论《“泛文学化”与无门槛的文学繁荣》,都是李万武向“泛文学化”发射的“重型炮弹”,在评论界引起强烈反响。

  文学评论家的另一个重要职责,就是通过对优秀作品的审美、讴歌,引领读者共享丰盛的文学大餐;使文坛新秀脱颖而出,向文学舞台中心迈进。在这方面,李万武做得同样出色。他的评论集《与锦州文坛相遇》,共收集他对锦州作家的评论文章72篇,论及到近40名作家,写作时间跨度近20年。书中不仅有对老一辈著名作家高深、李惠文、易仁寰、苏曼华、宋海泉等人作品的鉴赏,也有对后起之秀孙春平、李铁、李见心、张力、安勇、杨明、张翠、何兆轮、杨家强等人作品的评价。他通过对家乡新老作家精品力作的鉴赏和评价,向全国展现了锦州文坛深厚的文化底蕴。可以说,李万武同高深、李惠文、易仁寰、孙春平、白雪生等人一起,共同夯实、成就了锦州文坛在辽宁乃至全国文学界的地位和影响。

  桃李无言,下自成蹊。记得笔者第一部小说集《秋日》出版不久,就在报刊上意外发现,李万武为我这个文坛上的无名之辈写了一篇评论:《文学播种关爱——读张桂芝小说集〈秋日〉》,令我欣喜若狂!在他的关爱下,我找到了自信。后来,我的散文集《情感颗粒》出版时,他为我作序;2008年,我的长篇纪实文学《穆斯林之子》出版后,他又写了一篇长达5000字的评论。尽管我是一位司法工作者,文学仅是我的业余爱好,但在他和高深等老师的扶植下,我勇敢地在文学道路上走到今天……

  李老师,安息吧!相信您留给文坛上的那些精彩的华章,依然散发着笔墨的幽香;相信大家会努力前行,以一盏盏文学之灯暖亮世道人心!

  (作者系辽宁省锦州市作协原副主席)

 

(编辑:赵琳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推荐阅读
热点民族文化
“贵州最美客栈”:藏...
  千户苗寨如同画卷一样展开,吊脚楼从河边蔓延到山尖。黑...
推荐民族文化
  • 我们的节日·端午
      端午节,为每年农历五月初五,与春节、清明节、中秋节并...
  • 最新民族文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