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召开双周协商座谈会 汪洋主持[ 来源:新华网 | 发布日期:2018-06-29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6月28日,十三届全国政协第五次双周协商座谈会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汪洋主持会议并讲话。 新华社记者 丁海涛 摄

  十三届全国政协第五次双周协商座谈会28日在京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汪洋主持会议并讲话。他强调,佛教道教商业化是当前宗教领域的突出问题,扰乱了正常的宗教活动秩序,损害了佛教道教的形象,败坏了社会风气,党中央高度重视,社会各界广为关注。本次双周协商座谈会以“治理佛教道教商业化”为议题,是人民政协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和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以问题为导向开展建言资政和民主监督的重要体现,对于深刻认识宗教商业化的危害性、进一步理清治理思路和政策、促进佛教道教健康发展和净化社会风气具有重要意义。

  15位委员、学者围绕佛教道教商业化的成因、表现以及治理的思路举措等提出意见建议。大家认为,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共中央高度重视宗教工作,对治理佛教道教商业化提出了明确要求。各地区、各有关部门认真贯彻党中央的决策部署,做了大量工作,取得一定成效,但佛教道教商业化问题仍比较突出,有的反复出现,有的愈演愈烈,治理工作任重道远。

  一些委员建议,治理佛教道教商业化问题既是攻坚战,更是持久战。当前中央态度是坚决的,政策法规是明确的,社会氛围是有利的,关键是要厘清责任,较真碰硬地去解决,确保有关政策法规落地见效。地方各级党委政府要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坚决摒弃“宗教搭台、经济唱戏”的错误做法,切实承担主体责任,严守政策法规红线。有关部门要加强统筹协调和密切配合,以解决重点难点问题为突破口,大力开展专项督查和综合治理,健全完善宗教活动场所财务监督管理制度,严肃查处乱建大型露天宗教造像、投资承包经营寺庙宫观、网上宗教敛财等活动。要加强宣传教育,引导党政干部深入理解宗教工作方针政策,引导信教群众正确认识宗教的本质和社会功能。佛教道教界要切实加强自身建设,严守教规戒律,提升宗教修为,弘扬清净庄严、朴素节俭的优良教风,不断增强抵制商业化不良影响的能力。

  全国政协副主席巴特尔作主题发言。全国政协副主席张庆黎、王正伟、夏宝龙出席会议。全国政协委员杨小波、学诚、李光富、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王秀军、罗正富、胡诚林、黄晓薇、樊绪银、祁志峰、安七一、刘莉、刘晓梅、宗性,学者楼宇烈在会上发言。中央统战部负责人介绍了有关情况,中央网信办、国家发展改革委、文化和旅游部、证监会负责人做了交流互动。

 

中国佛教协会发文抵制佛教领域商业化不良影响

□ 吴玲兰  

  6月26日,中国佛教协会发布《关于自觉抵制佛教领域商业化不良影响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呼吁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佛教协会高度重视佛教领域商业化问题,将自觉抵制商业化不良影响、积极配合党和政府治理佛教领域商业化问题作为当前的重要工作来抓,认真组织当地佛教活动场所、佛教院校和佛教教职人员学习贯彻《宗教事务条例》及十二部委联合下发的《关于进一步治理佛教道教商业化问题的若干意见》精神,自觉抵制商业化不良影响。

  《通知》指出,改革开放以来,佛教长期受益于市场经济才保持健康发展的局面,因此,佛教并不反对合法的商业经营和规范的市场经济行为。作为非营利性的社会实体,佛教活动场所要维持基本的生存也不能完全超脱于经济活动之外。但佛教反对通过所谓商业化的包装炒作和市场化运作,借教敛财、以教牟利,将佛教庸俗化、世俗化、娱乐化,以物欲扰乱人们纯朴心性,以商业搞乱寺院清净氛围。

  《通知》强调,各地佛教界要始终坚持以戒为师,积极响应、贯彻落实《关于加强佛教教风建设的倡议书》,坚持少欲知足的精神境界和生活方式,继续发扬节俭惜福、朴实无华、淡泊名利、清净庄严的优良传统。佛教团体、佛教院校和佛教活动场所新建、改扩建建筑应力求实用、庄严、简朴,不宜盲目攀比、追求豪华。佛事活动当以精严为切实,各地寺院举办开光、升座等佛事活动应符合本寺院实际,规模适度、如法如仪,不宜比阔气、讲排场,避免社会讥嫌。要引导信教群众以科学合理的方式践行佛教慈悲护生精神,将佛教护生观念与现代环保理念有机融合,自觉抵制“放生利益链”。

  在依法依规加强寺院管理方面,《通知》指出,佛教活动场所可以在法律政策范围内开展与教义教规相符的自养事业,设立素餐馆、法物流通处等经营网点,经销佛教用品、艺术品和出版物等,开展与佛教宗旨、习俗相符的经营活动。经营活动的收益用于佛教活动场所的自养、与其宗旨相符的活动以及公益慈善事业。

  《通知》要求加强对佛教教职人员的认定管理,严把僧众入口关、传戒质量关,从源头上确保佛教教职人员的整体素质。教职人员不得直接参与商贸活动、为商业活动站台,不宜为非宗教活动场所或非宗教用品举行“开光”等宗教活动。

  《通知》明确各地佛教团体、佛教活动场所、佛教院校、佛教教职人员不得主导、参与、支持、鼓励违规修建大型露天佛教造像。建有大型露天佛教造像的佛教活动场所不得将寺院或大型露天佛教造像承包给非佛教界主体进行经营牟利。

  鉴于社会各界和广大佛教信众对以佛教为主题内容的景区出售高价门票反映强烈,且大部分景区内的佛教活动场所的合法权益往往得不到保证,《通知》建议各地佛教界要通过合法渠道向主管部门反映情况,依法依规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同时,有条件的寺院可以根据自身实际情况,探索门票减免优惠的方式。


立足中国化 治理佛教商业化

 □ 金易明

  6月28日,围绕“治理佛教道教商业化”议题,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汪洋主持召开双周协商座谈会。此前,就佛教商业化问题,国家宗教事务局等中央十二部委已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治理佛教道教商业化问题的若干意见》;中国佛教协会也下发《关于自觉抵制佛教领域商业化不良影响的通知》。如此密集的表态,表明了从党政领导部门到佛教团体对治理佛教商业化问题的决心和信心。

  佛教作为一种社会存在形态,与其他社会领域一样,不能不涉及到自身的经济活动。两千年来,中国佛教寺院道场已形成以农禅并重为基础的寺院经济运作模式。改革开放以后,在党和政府的支持、帮助下,佛教的寺院经济有序开展,有效解决了佛教寺院保障自养、拓展现代僧伽教育办学规模与模式、持续开拓中国佛教公益慈善事业规模等各项事业所需要的经济支持。包括四大名山、八大祖庭、各大石窟寺等在内的名刹古寺,于佛教文化事业得以开拓发展的同时,也为其所在地的旅游、交通等第三产业的发展,提升当地招商引资的规模效率、增加就业渠道和就业岗位、完成经济模式的转型,发挥了催化剂和助推剂的作用,间接为经济社会的繁荣作出了贡献。

  治理佛教商业化,首先要明确佛教商业化的界定。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学诚法师在政协双周座谈会上的发言中提出,佛教领域商业化问题,主要是指商业资本等非宗教主体介入佛教领域,将佛教寺院、佛教活动或者某些佛教教义等变为牟利工具,牟取经济利益。这一界定,厘清了佛教界正常的宗教经济活动,使佛教中国化、世俗化、大众化的人间教化,与信仰庸俗化、低俗化、娱乐化的腐蚀堕落之间泾渭分明。

  要精准治理佛教商业化问题,必须分析和了解推动佛教商业化的缘由。

  首先,源于外部的、历史的原因,即从历史上的“庙产兴学”到改革开放后的归属文物、旅游、园林部门,佛教的寺产始终没有确定的法定主体;有些地方政府热衷于利用佛教资源,“宗教搭台,经济唱戏”,支持商业资本介入佛教领域,不断对佛教进行商业运作,牟取经济利益;且有不少并非开放的宗教活动场所,也纷纷借教敛财、以教牟利。

  其次,从佛教自身来说,中国佛教在当代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全球化、商业化与信息化挑战。与之相应的是,佛教未能建立或健全市场经济条件下寺院经济合理合法运行机制以及信仰意义上如法如理的操作模式,佛教的人才培养、修学体系、制度体系、寺院管理、组织建设远未完成现代转型,佛教应对现代市场经济、抵御商业化不良影响的能力依然不足。

  其三,从思想认识角度而言,社会上一些不良倾向不断冲击与腐蚀佛教信仰领域。不仅佛教被作为牟利工具被待价而沽,其僧人团队中的信仰薄弱者亦为利益所驱动,罔顾佛教的清净律仪,其结果严重伤害世道人心,玷污佛教信仰,动摇了佛教信仰根基与佛教中国化方向发展的民族自信。

  精准治理佛教商业化,地方政府应真正担负起管理佛教的职能,落实好监督机制。应健全地方各级党委政府、尤其是宗教事务主管部门中的佛教职能机构。政府佛教职能机构具有依照《宗教事务条例》对佛教进行管理的使命;同时,应依照《民间非营利组织会计制度》,配合审计、财务部门对佛教团体及场所进行财务监督之职。

  而佛教界作为治理佛教商业化问题的主体,必须持之以恒加强佛教教风建设、依法依规加强寺院管理、管理佛教界的法务和教务、加强佛教教职人员管理、自觉抵制违规修建大型露天佛教造像、清理整顿互联网上信仰活动中的违规、牟利行为,尤其是整治各种既不如法、又涉嫌低俗、庸俗、媚俗等“三俗”特征的、以牟利为目标的所谓 “法务”活动,维护佛教合法权益。在具体落实治理佛教商业化问题的过程中,要在佛教场所中深入开展守法、守戒教育,树立“以戒为师”“清净庄严”的信仰理念;要进一步组织佛教寺院进行排查,将其所存在的商业化问题予以梳理,分析其原由,提出切实治理方案;要会同有关部门查处非法宗教活动,依法取缔非法宗教活动场所;要进一步推动合理放生、文明敬香;要继续落实佛教教职人员的认定与备案等相关事项,提高辨别假冒僧人的能力。

  深刻认识佛教商业化对佛教自身及社会的危害性,立足佛教中国化发展方向,进一步明确治理佛教商业化的主体及具体治理内容,理清治理思路和政策,促进佛教健康发展和净化社会风气,是新时代中国佛教健康发展的必由之路。

 

佛教道教商业化问题突出 中国学者直指治理势在必行

杨程晨

  中国知名宗教研究学者、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楼宇烈29日接受中新社记者访问时指出,佛教道教不反对正常商业活动,但不能将商业化现象与宗教信仰混淆。

  中央民族大学宗教研究院名誉院长牟钟鉴则表示,对宗教危害最大的并非外界的不理解及干扰,而是商业化的腐蚀而产生的异化。

  全国政协近日围绕“治理佛教道教商业化”举行双周协商座谈会,全国政协委员、学者围绕佛教道教商业化的成因、表现以及治理的思路举措等提出意见建议。

  楼宇烈出席该次座谈会并作了发言。受访时,他对中新社记者说,佛教道教商业化是指资本的介入、渗透,其表现形式是将寺庙、宫观承包给商人或企业,或直接由商人或企业修庙造观,这些庙观并非真正的宗教活动场所而是营利的渠道。

  楼宇烈认为,佛教道教不反对正常商业活动,但不能将商业化现象与宗教信仰混淆,更不能打着佛教道教的旗号从事商业活动。“宗教搭台、经济唱戏”对佛教道教文化是一种伤害,治理佛教道教商业化问题势在必行。

  他说,治理佛教道教商业化,应该对宗教场所的功能及佛教道教的宗教文化有清晰的认识。宫观、寺庙是提供广大信仰者表达敬意、安定身心、净化心灵的场所,不能将其定位为观光旅游的景点;宫观、寺庙理应具备恭敬、安静、干净的宗教景象,不应过度热闹。

  牟钟鉴介绍,当前,部分宗教场所经营了一些企业,但并不以营利为目的,其盈余基本用作慈善事业;而商业化是指把宗教场所当作公司,完全背离了宗教健康发展的道路,影响非常恶劣。对宗教危害最大的并非外界的不理解及干扰,而是商业化的腐蚀而产生的异化。

  2017年11月,国家宗教事务局与中共中央宣传部、统战部等12个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治理佛教道教商业化问题的若干意见》。两位学者都认为,中央对于治理佛教道教商业化的精神很明确,即明确佛教道教活动场所的非营利性质,严禁商业资本介入佛教道教,对佛教道教商业化活动进行严格限制和整顿。但由于各地情况复杂,部分局面得到了遏制,另一些商业化的现象仍在继续。

  牟钟鉴观察到,一些宫观、寺庙在修缮过程中,文物、旅游部门及当地政府皆投入大量经费,形成复杂的利益关联。这也是一些宗教场所门票居高不下的原因。在新的《宗教事务条例》修订后,宗教场所的产权问题依然受到高度关注。

  楼宇烈说,参加最近这一次全国政协双周协商座谈会的各方已达成共识,要加大整改力度,各级政府、相关部门、宗教场所须严格执行、不能松懈。(完)

 

全国政协召开双周协商座谈会 围绕“治理佛教道教商业化”建言资政

(转自央视网)

  十三届全国政协第五次双周协商座谈会28日在京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汪洋主持会议并讲话。他强调,佛教道教商业化是当前宗教领域的突出问题,扰乱了正常的宗教活动秩序,损害了佛教道教的形象,败坏了社会风气,党中央高度重视,社会各界广为关注。本次双周协商座谈会以“治理佛教道教商业化”为议题,是人民政协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和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以问题为导向开展建言资政和民主监督的重要体现,对于深刻认识宗教商业化的危害性、进一步理清治理思路和政策、促进佛教道教健康发展和净化社会风气具有重要意义。

  15位委员、学者围绕佛教道教商业化的成因、表现以及治理的思路举措等提出意见建议。

  一些委员建议,当前中央对治理佛教道教商业化问题的态度坚决,政策法规明确,关键是要厘清责任,较真碰硬地去解决,确保有关政策法规落地见效。地方各级党委政府要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坚决摒弃“宗教搭台、经济唱戏”的错误做法,切实承担主体责任,严守政策法规红线。有关部门要以解决重点难点问题为突破口,大力开展专项督查和综合治理,健全完善宗教活动场所财务监督管理制度,严肃查处乱建大型露天宗教造像、投资承包经营寺庙宫观、网上宗教敛财等活动。要教育党政干部深入理解宗教工作方针政策,引导信教群众正确认识宗教的本质和社会功能。佛教道教界要严守教规戒律,提升修为,弘扬清净庄严、朴素节俭的优良教风,抵制商业化不良影响。

  全国政协副主席巴特尔作主题发言。中央统战部负责人介绍了有关情况,中央网信办、国家发展改革委、文化和旅游部、证监会负责人做了交流互动。

 

学诚法师谈佛教商业化六宗罪并提出治理思路

中国佛教协会

  2018年6月28日,十三届全国政协第五次双周协商座谈会在京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汪洋主持会议并讲话。在会议上,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学诚法师围绕佛教道教商业化的成因、表现以及治理的思路做《佛教领域商业化问题的形成原因与治理思路》发言。中国佛教协会发布学诚法师发言如下:

  尊敬的汪洋主席,

  各位副主席,

  各位领导、各位委员、各位专家学者:

  佛教领域商业化问题,主要是指商业资本等非宗教主体介入佛教领域,将佛教寺院、佛教活动或者某些佛教教义等变为牟利工具,牟取经济利益。主要有以下突出表现:

  一是景区高价门票问题。有的地方为发展经济,热衷打造佛教文化景区,将寺院圈入景区内,出售高价门票,佛教教职人员和信教群众进入景区内的寺院参加宗教活动,也要反复购买门票,引起社会广泛诟病,损害佛教形象,景区内寺院的合法权益也难以保障。

  二是一些组织或个人违规滥建露天大佛,吸引信众游客礼拜参观,收取门票和宗教性捐献。

  三是一些非宗教组织或个人,比如企业、村委会、老人会、商人老板等,乱建寺院,以佛教名义进行一系列敛财活动。

  四是一些非宗教团体、非宗教活动场所违规设置功德箱,收取宗教性捐献,甚至雇佣假冒僧尼,引诱、欺骗、胁迫游客花高价烧高香,开展迷信活动等。

  五是乱放生,滋生借教敛财,危害生态安全,催生“放生利益链”。

  六是佛教原有的教风问题,在商业化影响下,有的地方呈现发展蔓延的趋势,有的地方出现了一些新的表现形式。

  商业化问题的成因,从佛教外部来说,“文革”结束后,大量佛教寺院归文物、旅游、园林等部门所有或由其管理、使用。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宗教信仰需求的增长,佛教的精神、文化价值就转化成了经济价值。在巨大的经济利益驱动下,一些地方政府部门为了发展旅游,支持商业资本介入佛教领域,不断对佛教进行商业运作,牟取经济利益。非宗教活动场所的寺院也纷纷借教敛财,以教牟利。

  从佛教自身来说,传统的中国佛教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商业化、全球化、信息化时代。然而,佛教的人才培养、修学体系、制度体系、寺院管理、组织建设远未完成现代转型,佛教应对现代市场经济、抵御商业化不良影响的能力依然不足。

  从思想认识方面来说,社会上的功利主义、商业化、娱乐化泛滥,对精神领域不断侵蚀、冲击,宗教不知不觉就被待价而沽,成为特殊商品与牟利工具。其结果严重伤害了世道人心,破坏了宗教信仰,腐蚀了民族精神,消解了佛教信仰的根基和民族文化的自信。

  治理商业化应重点解决两个问题:

  一是明确治理商业化问题的统一主体。治理佛教领域商业化问题的法规规章文件已经比较健全,关键是如何落实。建议明确治理佛教道教领域商业化问题的牵头部门,明确地方党委政府的主体责任,由地方党委政府统筹协调、综合施策,推动相关政策法规落实。

  二是明确治理商业化问题的致力方向。佛教并不反对市场经济和商业,历史上、现实中佛教都曾经而且将继续为市场经济、商业活动提供精神指引、伦理规范与文化调节。佛教自身的生存发展以及服务社会、利益人群也需要必要的经济基础来支撑。治理商业化问题的致力方向,不应是将宗教与经济一刀两断、完全隔绝,而是要明确企业、宗教界与政府各自的定位,审慎地划清三者之间的界限。

  佛教界也将持之以恒加强自身建设,探索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当代佛教修学体系、制度体系、教育体系,推动寺院管理现代转型,努力开创佛教中国化新境界,自觉抵制商业化不良影响。

学诚

2018年6月28日

(编辑:石建杭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推荐阅读
热点宗教文化
佛教梵呗:传统音乐的...
推荐宗教文化
  • 中国佛教协会第九届理...
    (2018年8月15日中国佛教协会第九届理事会第三次会议通过) ...
  • 最新宗教文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