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蝶变重生伤痛过后,重新站立起来![ 来源:《中国民族报》 | 发布日期:2018-05-12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小玉(右三)跟学生在一起。 祁晗摄

被称为“救灾铁人”的李海军,是一名退伍军人。

强天林(右)在部队中负重训练。

沈艳燕展示自己的羌绣作品——大熊猫。石香云摄

郑海洋(左)在成都高新区的办公室与团队成员开会。 向宇摄

  今天,距离“5·12”汶川大地震的发生,正好10周年。

  10年前,满目疮痍,举国悲恸;10年后,山河涅槃,死而后生。

  “十年,如果那两个字没有颤抖,我不会发现我难受。”歌中这样唱道。这10年,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汶川记忆。而一些人的记忆注定很特别,因为他们的人生轨迹甚至是命运,与这场大地震紧密相连。

  值此汶川大地震10周年之际,我们梳理了5位地震亲历者的10年经历:有身残志坚重新“站”起来的勇敢者、有在地震中失去双亲在社会关爱下成长的姐妹、有传承和弘扬民族文化的绣娘、有受救援解放军的影响立志参军报国的军人、有10年前救人如今被救的志愿者……他们,绘就了这10年间最温暖的画面,赋予了未来前行的力量。多难兴邦,这场灾难给灾区人民带来创伤,也淬炼出中华民族坚韧不拔、乐观向上、团结拼搏的精神。

  ——编者

  男孩强天林:“终有一天,我会成为你”

  “10年过去了,我成了和你一样的人,叔叔你能看见吗?我一直在找你,你在哪里?”

  今年1月,一则特殊的寻人启事出现在网络上。视频中,主人公强天林身着军装,介绍了自己获救的过程以及后来考上军校、进入部队的经历。而故事的开头,却要从汶川大地震文化说起……

  2008年5月12日下午2点28分,忽然间天崩地裂。短短几分钟内,教室成了一堆瓦砾。站在这片废墟上,刚刚从宿舍楼跑出的强天林说,回家是他当时唯一的想法。

  余震不时袭来,道路两侧落石滚滚,强天林一个人奔走在路上。第一次,回家的路这么遥远!就在此时,一片迷彩绿出现在他的眼前。

  “你去哪儿?”“我回家。”“回不去了,路全毁了……”和强天林对话的,是一个身着迷彩服的军人。话音未落,一阵余震袭来,强天林身后的山体突然滑坡。

  “躲开!”一名军人一个箭步冲上来将强天林推开。回头的瞬间,一块飞石狠狠地砸在了军人的后背上。

  “营长!”其他人要冲过来。“别过来!”这名军人艰难地从乱石堆中爬了出来,满身尘土。

  “跟我们走,我会让你和家人团聚。”一路上,军人的手一直紧握着强天林的小手。

  第二天下午,在解放军的帮助下,强天林和家人见面了。

  地震后,强天林时常一个人发呆,憧憬着未来。有一次,救他的军人看到他独自坐在地上,便问他长大以后的梦想。

  “当时我支支吾吾,确实也不知道要干什么。他就笑着说,我在你这个年纪,就想着要当兵。”强天林回忆说,“那天,我听他讲述着当兵的故事,是那么动人。”

  “终有一天,我会成为你。”从那时起,强天林开始了逐梦的过程。

  当强天林搬进新家时,救他的解放军却要离开了!临行前一天,解放军将一摞笔记本塞到强天林怀里说:“你要好好读书,走出大山!”

  “叔叔,终有一天,我会成为你!”强天林隔着车窗,用尽力气大喊,但直到现在,强天林都很后悔,没有询问那位军人的名字。

  高中三年,强天林将所有精力用在读书上,满脑子都想着考军校。2012年夏天,他成功拿到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走进军校,我从一名懵懂无知的少年慢慢成长,逐渐融入并爱上军营,逐渐明白了军人的使命担当,逐渐懂得了军人拼命守护的无上荣光。”强天林说。

  “马上就10年了,我甚至已记不清叔叔的样子,但我希望能找到你。”如今已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中部战区第82集团军某旅战士的强天林说。

  志愿者李海军:十年的救与被救

  从山崩地裂的那一刻起,成千上万名志愿者就自发奔赴灾区参加生命大营救。来自湖南邵阳县岩口铺镇花桥村的退伍军人李海军,就是其中一位。

  李海军本来是个水电工,但在灾区什么都干,挖泥巴、垒墙、搬水泥……很多村子里的电线杆、墙上都贴着李海军的电话。只要有人打电话,他就马上赶过去。

  李海军说,在汶川的两年,他学到了终身受用的东西——只有身临其境,才会发现大爱就在身边。这件事也让他下定决心继续当志愿者,“一个有良心、负责任的人一旦干上这个,以后就很难放下了!比起那些逝去的生命,还能说啥苦和累?”

  10年来,从汶川到玉树,再到芦山……李海军的身影总是活跃在救灾现场,他因此被称为“救灾铁人”。

  “理县的群众非常淳朴,特别重情义。”事隔10年,说起在理县的日子,李海军记得清清楚楚,“全县13个乡镇、81个行政村,我大部分都去过,当年那些尘土飞扬的小路,不知道来来回回跑过多少趟。”

  “时间不会忘记,理县没有忘记!”理县县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介绍,李海军的事迹已被写入《理县抗震救灾志》。

  今年3月21日,在邵阳老家,李海军在帮村民拆房子时,不小心从10米高的三楼摔下,导致尿道断裂、盆骨粉碎性骨折。

  黄宇是理县纪委工作人员,也是最早得知李海军受伤的人之一。10年前,他和李海军一起在灾区并肩战斗,知道李海军家境不好。

  思前想后,黄宇把李海军受伤的消息发在了理县党政工作微信群里。“我们应该为他做点什么。”黄宇说,消息发出后,县领导表示,要倡议大家捐款。

  3月22日晚,在理县团委建议下,李海军的侄子罗建金发起了“轻松筹”,目标金额为20万元。3月23日,理县团委在自己的公众号上发布倡议,“曾经帮助过你的‘救灾铁人’需要你的帮助”,并在文末附上了为李海军捐款的“轻松筹”链接。

  这条简短的消息很快在理县传播开,不到24小时,李海军就获得了20万元捐款。

  理县杂谷脑镇日底村村民张国,至今还保存着李海军在他家帮忙时和家人合影的照片。看到团委发出的倡议,张国立即捐了款。“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他帮了我们那么多。”他说。

  长期以来,李海军在全国各地当志愿者,仅荣获的救灾荣誉证书就有8本,无偿献血证也有30多本。他在自己的名片上这样写道:“干百家活,吃百家饭;睡百家床,住百家房;哪里需要,支援哪里。”

  如今,即便躺在病床上,李海军依然说,自己会坚持把公益做下去。“有那么多人关心我,我也觉得有力量。”李海军说。

  “学霸”姐妹:在社会的关爱下健康成长

  地震那年,小玉13岁,读初中一年级,妹妹小琳12岁,上小学。地震后,失去双亲的姐妹俩被接到山东日照的安康家园,一年后回到四川双流的安康家园。

  安康家园由全国妇联、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和日照钢铁集团共同发起设立,生活在里面的数百名孩子,都是汶川大地震的孤困儿童。回忆往事,小玉说,她在山东用整整一年的时间,慢慢接受了现实。

  地震发生时,小玉正在上下午的第一节课。突然,教学楼开始摇晃,教室外面有人大喊“地震了”。当全校师生集中在操场上,小玉看到对面山上的石头不断滚落,一座座房屋就在她面前坍塌了。

  大家不了解外面的情况,只能睡在操场上等待家人来接。一天又一天,小玉的父母始终没有出现。不久她被告知,父母亲都已不在了。“那时候最难克服的困难,是失去亲人的孤独感。”小玉说。

  “妹妹比我坚强、冷静,考虑问题也更周到,脆弱的反而是我。”小玉说,每当伤心哭泣的时候,妹妹都会安慰和鼓励她。

  姐妹俩在安康家园生活了五六年,后来都考上了大学。今年即将从厦门大学毕业的妹妹,被保送至该校的天文学专业读研。

  从西南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后,小玉成为一名中学教师。她说,自己上高中时就萌生了当老师的念头,这与在日照中学借读的经历有关,“那时学习成绩跟不上,心理压力很大。但老师从未责怪我,反而经常鼓励我。”

  小玉说,安康家园是个很有爱的地方,“‘安康妈妈’一直陪伴和关爱我们,默默地站在我们身后。”正因为如此,姐妹俩觉得,失去父母亲以后的道路,并非她们最初想象得那样艰难。

  “‘安康妈妈’的陪伴让我们找回了缺失的母爱,我们有烦恼都会跟她讲。”小玉说,在日照和成都,各有两位“安康妈妈”带过她,她至今仍和山东的“安康妈妈”任阿姨保持联系。

  虽然身处不同的城市,但姐妹俩会经常联系。“和妹妹视频聊天时,我会经常劝她要开朗一些,要打开心扉,多参加校园实践活动。”小玉说,妹妹果然有所改变,她是班里的团支部书记,还练习跆拳道、学跳舞,参加各种活动。

  截至目前,在双流安康家园生活的孩子中,有282人考上大学、342人职高毕业,还有48人因年龄尚小还留在安康家园生活和学习。

  羌族绣娘沈艳燕:弘扬民族文化,走出地震伤痛

  汶川大地震曾给牛飞村造成重创。牛飞村地处平武县平通镇,是一个具有浓郁羌族文化特色的羌寨,羌族人口占全村人口95%以上。

  地震之后,一直在外从事家政培训类工作的沈艳燕,选择回到牛飞村陪伴外婆。灾难远比沈艳燕想象得严重,这让她坚定了留下来的决心。

  在2008年7月开始的灾后重建中,沈艳燕一直在问自己:“可以为灾后重建做些什么?”后来,她想到了刺绣。

  “外婆是那种爱绣花的羌族女人。”今年46岁的沈艳燕说,受外婆影响,她在不会写字的时候就已经学会了绣花,“我们的羌绣需要保护,也需要传承。”

  在沈艳燕看来,羌绣是一个可以居家就业的项目。“对于经历过地震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呆在家人身边更重要。”沈艳燕解释说,这也坚定了大家“再大的灾难,我们都在一起”的信心。因此,她下定决心将羌绣产业做下去。

  从2008年至今,由沈艳燕一手打造的羌绣文化产业园,已成功培养绣娘3000多人。“我的梦想是达到1万名。”说到这里,沈艳燕的脸上露出自豪的笑容, “1万个绣娘意味着1万个家庭有稳定的收入。同时,整个羌族文化生态也能得到较好地保护。”

  据沈艳燕介绍,地震之前,村民的主要经济来源靠农业和林业,文化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飘在空中的东西,更不用说搞懂她提出的文化旅游的意义。为此,沈艳燕费了很大劲,才让村民逐渐转变观念。

  让村寨里的人都能够居家就业,是沈艳燕一直以来的心愿。在她的带动下,村寨开始搞旅游业,村民们发现,原来穿上本民族服装唱起歌、跳起舞就可以挣钱。“将来我们要培养农民接待游客,让他们成为多功能人才。”沈艳燕高兴地说。

  弘扬优秀传统文化,是实现乡村文化振兴的重要路径。在沈艳燕的规划里,她准备花10年至20年的时间把羌绣产业链搭建好。“我们已经坚持了10年,还要再坚持10年。”说出这话时,沈艳燕的脸上显现出无比笃定的神情。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到有特色的村寨旅游。目前,牛飞村开展了赏梅、采茶、漂流、避暑、羌绣体验、农庄栽秧、捉鱼体验等项目。“今年夏天的避暑项目已经全部预订完毕,届时预计每天会有500名左右的游客。”沈艳燕说,她的坚持没有白费。

  “夹缝男孩”郑海洋:在创业中重新“站”起来

  清风微凉,阳光正好,这让郑海洋有些兴奋。他坐着轮椅在北川新县城新生广场上,肆意地前进、后退、左转、右转……某个瞬间,他幻想着自己能像《纵横四海》里的周润发一样,牵起美丽女孩的手,就这样在轮椅上起舞。

  如果你见过10年前的郑海洋,或许会钦佩他如今的乐观。汶川大地震文化发生时,他17岁,身高1.83米,上高一。老北川中学的篮球场上、足球场上,每一项能让男孩们亢奋起来的运动,都有他的身影。

  地震后的22小时,郑海洋从学校废墟的夹缝中获救。在被救出的那一刻,他透过缝隙摆出“胜利”的手势,留给外界一个微笑,“夹缝男孩”因此得名。虽获救,他却永远失去了双腿。

  “死过一次的人,还读什么书?”郑海洋说,截肢后他有1个月没到学校上课,之后的一次考试,他拿着笔呆呆地坐着,一个字也没有写,最后得了零分。

  “那段日子,我有过灰心,有过叛逆,有过自暴自弃,甚至考虑过‘彻底解脱’,但有很多人一直鼓励着我。”郑海洋说,父母、老师、同学们都很关心他。

  最终,郑海洋走出了阴影,再次燃起生活的信心。

  如今,大学毕业的郑海洋更多地考虑未来,没有了双腿,如何养活自己?为此,学习电子商务专业的他早早地开始了创业。前两次创业的失败,让他思考什么样的项目才真正适合自己。他发现,残疾人其实很需要通过信息平台得到帮助和关爱。

  “我们做了一个APP叫‘假先生’,假肢的‘假’。”郑海洋表示,他和团队正在做一款专注于残疾人康复的APP,希望帮助残疾人更好地找到康复医院、理疗师、提供好护具的商家,并通过联系线下活动做心理建设,丰富他们的业余生活。现在,该APP已有了近5万注册用户。

  今年4月,郑海洋及其团队在成都高新区租了20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其中,郑海洋是唯一的残疾人。“地震让我从一个正常人变成了残疾人,也认识了很多残疾人朋友,我一直想为这个群体做点什么。”他说,切肤之痛让他明白,只有好的康复和照顾,才能让残疾人得到更多尊重,生活变得更加美好。

  “我们的项目还在成长中。”谈起未来,郑海洋滔滔不绝。那一刻,曾经的“夹缝男孩”,开朗、自信、阳光,都洒在他身上。

  (本报综合报道,图片除署名外均为资料图片。)

(编辑:程红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推荐阅读
热点新闻
大爱至善 勤俭平和
  一沙一世界,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人,当然也就没有完...
推荐新闻
  • 望山看水,记得住乡愁——...
    苍山雪,洱海月,令无数人神往。2015年1月20日,习近平总书...
  •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