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木鼓声声 敲响佤族的狂欢[ 来源:中国民族宗教网整理 | 发布日期:2017-04-10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  userid332813time20160119160743at56 拷贝_副本

      

      木鼓,佤语称为“克罗”,是佤族人心目中可以通天的神器。它源于母系社会中对祖先的图腾崇拜。在每个佤族村寨都建有木鼓房,供奉着木鼓。千百年来,敲响木鼓,群山震荡,可以与祖先和神灵通话,可以驱凶避邪、祈求村寨平安,可以召集和激励部族成员抵御外来侵犯。

      随着社会的进步,木鼓已成为佤族节日庆典中必不可少的乐器和道具,木鼓节已成为西盟佤山传承和弘扬佤族文化的重要载体,可以说,木鼓文化已经成为佤族文化的重要特征。在世界鼓文化中,佤族木鼓是一种最原始、最独特的鼓种,它具有远古佤族文化典型的特征。它的文化内容比较丰富,特色浓郁。在佤族文化的进程中,它具有重要的地位,起着主导作用。

     

     


    “住在山上的人”:佤族

      initpintu_副本

      

      

      佤族是中国的少数民族之一,主要分布在在云南省西南部的西盟、沧源、澜沧、孟连、双江、耿马、永德、镇康等县。佤族自称“佤”、“巴饶克”、“布饶克”、“阿佤”、“阿卧”、“阿佤莱”、“勒佤”等。他称有“拉”、“本人”、“阿佤”、“佧佤”等。史称“哈喇”、“哈瓦”、“卡瓦”等,意为“住在山上的人”。

      佤语属南亚语系孟高棉语族佤德昂语支,有布饶克、阿佤、佤三种方言。解放前,除部分地区曾使用过一种用拉丁字母拼写的文字外,佤语没有文字。人们常用玉米粒、结绳、刻木等方法记数记事。由于佤族长期与附近的傣族、拉祜族、汉族交往,所以部分佤族学会了傣、拉祜和汉语。解放后,中国科学院少数民族语言调查第三工作队与云南省少数民族语文指导工作委员会一起对佤语进行调查与分析研究并广泛征求意见,制订了以拉丁字母为基础的《佤(当时称佧佤)文文字方案》(草案),并经批准试行。1958年对草案又做了修改,继续推进并出版了普及读物。十年动乱期间,佤文试行工作中断。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恢复试行,并且出版了《佤汉简明词典》等一些读物。佤文的推行,为佤族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繁荣提供了科学的记录书写工具,受到了佤族人民的欢迎。

      佤族民间文学艺术丰富多彩,有生动的神话和故事,有优美感人的诗歌,有历史传说。神话以《司岗里》流行最广。“司岗里”有两种解释,一说“司岗”是石洞,“里”是出来,即人是从石洞里出来的;另一说“司岗”是葫芦,即人是从葫芦里出来的。尽管解释不同,但都把阿佤山看作人的发祥地。这样的神话还有《人类的祖先》、《大蛇吐东西》、《万物的来源》等等。佤族人民还创造了许多口头流传的故事,用来歌颂善良和正义,抨击背信弃义、虚伪奸诈等思想行为。其中以《老倌和鳄鱼》最具代表性。诗歌十分丰富,内容主要反映人们的生产、生活习俗、爱情和悲欢。

      佤族雕刻、绘画和编织具有较高的艺术水平和民族特色。佤族的古代崖画已被陆续发现,著名的沧源崖画,内容十分丰富,描绘了古代佤族人民狩猎、舞蹈和劳动的情景,人物、禽兽的构图简练、粗犷、奔放、独具风格,对研究佤族历史有重要价值,是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

      因为高山纵谷的阻隔,千百年来,这些“住在山上的人”一直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在他们的眼中,世界万物,那怕是一块石头、一棵树、一朵云彩、一阵风,都有自己的灵魂。而作为一个对于稻谷有着强烈依赖的山地火耕民族来讲,佤族几乎将对种族生存强大的渴望全部倾注到祈求稻谷丰产的祭祀活动。每年,伴随着新地开荒、谷种落地、稻谷抽穗、新米进家,各个部落都要举行大大小小繁杂的祭祀活动。其中,最为盛大隆重的就是拉木鼓。木鼓是佤族的通天神器,通常比一个健壮男人的身体还要长,外形如同一只独木舟,鼓心被凿成一个极度张扬的女性生殖器造型。阿佤人坚信,在春回大地、万物复苏的季节举行隆重的拉木鼓活动,新生的木鼓便能如他们所期望的那样,将其旺盛生殖能力成功转嫁给稻谷,为他们换来一个又一个金灿灿的秋天。

        

    木鼓节:云南佤族文化的盛会

      initpintu_副本2

      

      木鼓原是佤族原始氏族祀用的乐鼓,同时也是一种祭器。后来,木鼓用作战争时报警,跳舞时伴奏,召集群众议事时擂鼓为号,木鼓也就随之被神化,被认为是通天的神器,许多村寨都专为木鼓盖木鼓房。木鼓房实际成为了佤族的原始寺庙。

      佤族民间节日与祭祀活动相互融通,每逢年节、祭祀,人们身着盛装,杀猪剽牛,泡滤水酒、蒸糯米饭以示庆祝,热闹非凡。其中最为盛大的要算是每年农历十二月,即佤历“格瑞月”所举行的“拉木祭祀”。佤族人每年播种以前都要剽牛祭鼓一次,一年或三四年换一次新鼓。木鼓用粗大的树身制成,粗的一端为尾,细的一端为头,将上部的两侧面挖空,一对木鼓共挖四处,由于各处所挖的深浅不同,敲击时可以发出四种不同的声音。换新鼓时,全村男女一齐动手把新鼓拉下山来,佤族称之为“拉木鼓”。

      从制木鼓到拉木鼓都要举行宗教仪式,这些祭祀活动不但仪式隆重、场面宏大,而且由巫师“魔巴”率领下的佤族传统《木鼓舞》,贯穿于祭祀始终。更重要的是,届时“木依吉”大神,将亲临盛会接受人们对他的崇拜和敬奉。

      在佤族传说中曾记载:开天辟地之初,一场巨大的洪水几乎吞噬了陆地上的所有生命,是“木依吉”神将一只木槽拯救了阿佤人,才使佤族得到繁衍、壮大直留存到今天。从此,远古时期的阿佤人便将“木槽”视为民族的母体,给予着最高的崇拜。

      佤族为了获得本民族的繁衍、壮大,便将“木槽”制作成形似女阴形式,并能安放神灵“木依吉”灵魂的“木鼓”。佤族人认为:“木鼓”既是拯救过本族始祖的“木槽”,是强壮母体的化身,又是“木依吉”灵魂的居住地,而成为万物繁茂成长的通天神器。因此,以舞蹈形式表现从“木鼓”的制作,到最后以敲击“木鼓”来沟通神灵,达到天赐福泽目的的《木鼓舞》,是祭祀活动中不可或缺的舞蹈。为了使“木鼓”能够敲奏出美妙动听的音色,人们在两米多长的鼓身中间,凿制了扁长状的音孔,并在内腔中呈三角形的实心部分,两边各凿一个音腔,装置上能产生回响的鼓舌和鼓牙。而且放置在木鼓房中一大一小,互为母子关系的两只木鼓,在祭祀性的《木鼓舞》中,要为舞蹈进行伴奏。这两面“母子木鼓”,所发出忽而低沉浑厚,忽而清脆响亮,不同音色的阵阵鼓声,犹如母子间亲切、委婉的对话而令人浮想联翩。

     

      “听到木鼓响,脚底就发痒”

      茫茫阿佤山,绵延壮观。“咚!咚!”的木鼓声,敲开了晨雾,把佤族的祈愿送上天空。

      木鼓成双成对,公小母大,敬放鼓房,由氏族首领管理。祭祀歌舞、召唤寨民、报警御敌、方可敲响。

      制作新木鼓的仪式,称“拉木鼓”,是佤族寨子最隆重的宗教祭祀活动。巫师魔巴占卜,决定日子和要砍的树。天黑前,由头人、魔巴带领,进入森林,向要砍的红毛树祭祀,连夜砍倒。在树桩上放3颗石头,是给树鬼的买树钱。取直径0.8米,长两米的一段,凿鼓耳,系腾绳。第二天清晨,全寨男女老幼盛装上山。魔巴挥动树枝,领唱“拉木鼓”歌;男子拉着藤绳,边拉、边唱、边跳,其他人呼喊应和。歌声、喊声震荡山谷,热闹而欢腾。树段拉到木鼓房边,杀鸡或宰牛祭鬼,祈求新木鼓,保佑安康、谷子丰收、不遭受天灾人祸、生活美好。新鼓制凿成功,敲鼓报喜,全寨人载歌载舞,宰牛祭祀。拉木鼓是光宗耀祖,显示富贵的好事。节日饭食,由一户富人主办,全寨相助。喜气洋洋、全寨老少共舞共享。

      在佤族传统万物有灵的自然崇拜中,木鼓是最神圣的器物,人们拉木鼓,跳木鼓房,祭木鼓,祈求五谷丰登。木鼓,是阿佤人与神灵对话的通天神器。而在现代阿佤人的生活中,木鼓则成为阿佤人载歌载舞,歌唱新生活的最佳伴奏乐器,佤族民间到处流传着“听到木鼓响,脚底就发痒”的说法。

    timg (20)_副本5

    拉木鼓。中新社发 泱波 摄

     u=3825273608,3396394009&fm=23&gp=0_副本

                                          木鼓舞

      

      《木鼓舞》由四部分组成,舞蹈首先展现了,由巫师“魔巴”带领全村健壮剽悍的阿佤男子,以藤条捆绑已选择好的巨大树干后,在骑于树干“魔巴”的一路领唱下,拉木人边踏歌为节,边迎合高呼地拉木前进直达村寨的歌舞。这段古朴而粗犷的歌舞“拉木鼓”,气氛神圣庄严,舞步自然成韵,极具原始崇拜意味。

      第二段以舞蹈形式出现的“进木鼓房”,集中以模拟舞姿来表述人们挖凿、制作“木鼓”的劳动过程。结束于新“木鼓”诞生后,“魔巴”手持树枝,在大八字“蹲裆步”的行进中,引导“木鼓”进入“木鼓房”的庄严过程。

      第三段“敲木鼓”,是《木鼓舞》表演中最为热烈和精彩的高潮部分。全段以娴熟的击鼓技巧和粗犷舞姿,集中展现了表演者模拟佤族日常生活中的祭祀、巡逻、报警、作舞等情景为内容的多种舞蹈套路表演。舞蹈开始由一至二人击鼓进行表演,鼓点的音色与节奏随舞蹈内容的变化而改变。当舞蹈进入高潮时,另有三四名手持彩绘鼓槌的剽悍男子进入场地,边击鼓,边围鼓旋转、跳跃,将“敲木鼓”的欢腾气氛推向极致。人们在以此欢愉神灵,求得来年的五谷丰登、人畜两旺的同时,也获得了精神上的最大愉悦。

      “祭木鼓”是《木鼓舞》最后对“木依吉”大神进行崇拜的一段程式性礼仪舞蹈,舞蹈语汇简单、质朴,富有浓厚的原始仪式气氛。

      随着历史的进展,佤族人们的意识和观念也随之发生了飞跃的变化,新兴的科学文化取代了旧社会的封建迷信,但作为具有民族传统祭祀性的《木鼓舞》并没有消失。它以一种不失民族传统风范的崭新面貌,成为阿佤人认同并喜爱的自娱性舞蹈形式。

      每逢年节庆典,佤族男女老少都会穿戴一新,在“木鼓”的敲击下跳起《木鼓舞》来。人们围绕着“木鼓房”,携手成圈翩跹起舞。他们以曲膝、弓腰表示对“木鼓” 的敬仰。人们不分男女老少按逆时针方向围圈缓慢转动,动作以甩手走步和跺脚为主。第一拍右脚向右斜前方上一步,双手曲肘举至头斜上方,身体后仰;第二拍左脚跟踏一步,双手甩至身后斜下方,身躯前倾。如此反复,动作规律而平稳。舞蹈以敲打木鼓者的领唱与众人踏节而歌为伴奏。歌词多以述说民族历史、祭祀和劳动生产、生活等方面为内容。整个歌舞表现了佤族人民制作木鼓过程和木鼓落成时的喜悦心情。咚咚的木鼓声和不时的高吭歌声、欢呼声,伴着充满激情的舞蹈,强烈地表现了佤族人民纯朴的乡土情感和执着追求“求生存、图发展”的民族精神。

      现在,人们在舞蹈中又加入了佤族女子的“甩发”动作,使《木鼓舞》在形式和舞蹈语汇方面得到了进一步的丰富,而成为佤族的代表性舞蹈。

      佤族原生态甩发舞蹈蕴藏了深层的文化内涵,它是整个佤族原生态舞蹈中的有机组成部分。这一舞蹈以最初的特质在原态舞蹈中得以现,它唤醒了我们对一个民族的血脉的原初记忆,充分展现了佤族姑娘美丽淳朴、勤劳善良的品格。舞蹈以情动人,舞蹈者神形兼备。不但给人一种视觉上的美感,更给人一种原始的心灵触动。它强化了宗族社会的群体意识,家族制度,一定程度上凝聚了人心、团结了民众,增强了佤族人的民族自豪感和认同感,有利于让佤族群众在不同的层面上、不同的理解上,找到一个和谐的群体生活的社会秩序。此外,它也起到了一定的社会教化作用。佤族原生态甩发蹈以一种文化,一种不成文的宗教,一种顶礼膜拜的方式,逐渐演化为“爱慕”的礼教文化和流传的民俗。在商业充斥和外来强势文化不断卷入的今天,甩发舞,作为佤族原生态舞蹈中的一个支系,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由原来的自歌自舞,无乐器伴奏,不登大雅之堂的自娱自乐节目,而被我们的文艺工作者搬上了文艺舞台。并得到了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使佤族原生态甩发舞蹈有了可持续发展的支点,而今这个具有佤族原生态舞蹈代表性的甩发舞蹈早已享誉还内外,“甩发舞”的风靡全国,这正是舞台艺术上的创新给它带来的顽强生命力和前所未有的辉煌。在我们蓬勃发展的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事业中,只有尊重和敬畏这些大地上甩着头发的黑色的幽灵。才能真正的保护她,传承她,发展她。

     

    timg (23)_副本

     剽牛

    timg (22)_副本

    祭木鼓

      

    “木鼓节”在佤族文化中的意义

      “木鼓”是佤民族的象征,它凝聚着佤族的发展史、宗教情感和社会习俗,是民族的符号和标志。佤族“木鼓节”以木鼓文化为载体,集佤族的宗教信仰、文化心理、民族情感、文化精神、社会礼俗于一身,内涵极其丰富。佤族人借助木鼓舞娱神娱人,木鼓给人们带来了安全、温饱和欢乐,成为佤族精神上的抚慰。

      “木鼓”的文化品质中,蕴涵着使佤族获得新生的能量,“木鼓”是佤族精神坚强有力的支柱。通过举办“木鼓节”可激发佤族群众产生群体情感,有益于社会整合,有益于民族认同。因为对于佤族来说,在其外在的及精神心理的深层,对“木鼓”具有亲切的认同情感。也可促进汉族和佤族等少数民族的沟通和文化交流,促进各民族的融合。

      “木鼓”一直被佤族视为至高无上的通天神器,是山寨村民赖以生存的保护神。木鼓是佤族文化的象征和民族符号,凡遇大小事,无不敲木鼓、跳木鼓舞,特别是在狩猎活动、召集部落成员、告急友邻、出征械斗时不可缺少的用具,每当听到木鼓声,全寨人都会采取统一行动。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佤族文化的开发,很多旧的落后思想和观念逐渐被人们摒弃,淹没在时代洪流中。“木鼓”以重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形式复兴,再次受到人们的关注,“木鼓”也由原生的笨重祭器发展成轻便精致的乐器及工艺品,成为娱乐活动或文艺表演的打击乐器。

      新时期木鼓文化的形式丰富多彩,“木鼓”成为佤族人民引以自豪的明珠,是佤族人民勤劳、勇敢、团结奋进和开拓进取民族精神的象征。

      佤族木鼓文化的产生、形成及发展经历了漫长的历史过程,历经千百年磨砺与沉积,至今仍具有很强的生命力。佤族木鼓文化自始至终都以木鼓作为传播的媒介,在传播过程中摒弃了不良习俗,发扬了佤族优秀的文化和民族精神。佤族木鼓文化作为民族文化的瑰宝,它以其独有的形式和浓厚的文化底蕴,在佤族发展史上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

    QQ图片20170406150318_副本

    外来游客参与龙摩爷祭拜活动

     wKgBzFR8DT6AJyGOAFwpw5e_ZkU635.tub_副本

      佤族甩发舞

      


     乐在木鼓节 >>>>>>

      节日期间,佤族宗教、歌舞、饮食、服饰、礼仪等民俗风情将淋漓尽致向你展示。您还可参与最具佤族传统的群众性娱乐活动—篝火歌舞狂欢,同时还可竞拍由“巴猜”(佤族祭司)祈福过的火把,为家人及朋友带去祝福。

      节日期间,你可看到佤族剽牛活动。佤族剽牛由一名“巴猜”主持,带领剽牛手、刀手、号角手、木鼓手举行剽牛祭木鼓仪式。剽牛成功后,大家一起跳起佤族圈圈舞,刀手们迅速砍下牛头、分解牛肉,随后跟随“巴猜”前往小木鼓房举行牛头祭木鼓仪式,亲身感受佤族原始宗教文化。游客可现场购买新鲜牛肉后到各乡(镇)窝朗房加工食用。

      节日期间,游客还可手持弓弩,亲身体验佤族狩猎。在茂密的芦苇丛中猎取活鸡后,煮上一锅佤族稀饭,与家人和朋友分享劳动成果。在接新水活动中,佤族姑娘和小伙会用新水为游客洗去劳尘和晦气,带来清凉及祝福。

      以前祭祀木鼓,主要是祈求神灵庇佑,风调雨顺,来年有个好收成。现在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吃穿已经不成问题,木鼓节成为该区域各族人民庆祝的活动。这些年来,节庆表演还加入了经贸洽谈的元素。

      近年来,随着交通条件的改善,充满神秘风情的佤乡吸引了各地游客。上百万人次的游客带来了巨额的旅游综合收入。

     timg (4)_副本

    美丽的佤族村寨

      

       虽然,随着文明的进程,疯狂的剽牛血祭已经趋于平缓,甚至消亡。但当木鼓浑厚、悠远的声音再度响起时,那段失落的群体宗教记忆便会再次被唤醒。

     

     

     

    (编辑:马永

    [字号: ]


    木鼓声声 敲响佤族的狂欢[ 来源:中国民族宗教网整理 | 发布日期:2017-04-10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userid332813time20160119160743at56 拷贝_副本

      

      木鼓,佤语称为“克罗”,是佤族人心目中可以通天的神器。它源于母系社会中对祖先的图腾崇拜。在每个佤族村寨都建有木鼓房,供奉着木鼓。千百年来,敲响木鼓,群山震荡,可以与祖先和神灵通话,可以驱凶避邪、祈求村寨平安,可以召集和激励部族成员抵御外来侵犯。

      随着社会的进步,木鼓已成为佤族节日庆典中必不可少的乐器和道具,木鼓节已成为西盟佤山传承和弘扬佤族文化的重要载体,可以说,木鼓文化已经成为佤族文化的重要特征。在世界鼓文化中,佤族木鼓是一种最原始、最独特的鼓种,它具有远古佤族文化典型的特征。它的文化内容比较丰富,特色浓郁。在佤族文化的进程中,它具有重要的地位,起着主导作用。

     

     


    “住在山上的人”:佤族

      initpintu_副本

      

      

      佤族是中国的少数民族之一,主要分布在在云南省西南部的西盟、沧源、澜沧、孟连、双江、耿马、永德、镇康等县。佤族自称“佤”、“巴饶克”、“布饶克”、“阿佤”、“阿卧”、“阿佤莱”、“勒佤”等。他称有“拉”、“本人”、“阿佤”、“佧佤”等。史称“哈喇”、“哈瓦”、“卡瓦”等,意为“住在山上的人”。

      佤语属南亚语系孟高棉语族佤德昂语支,有布饶克、阿佤、佤三种方言。解放前,除部分地区曾使用过一种用拉丁字母拼写的文字外,佤语没有文字。人们常用玉米粒、结绳、刻木等方法记数记事。由于佤族长期与附近的傣族、拉祜族、汉族交往,所以部分佤族学会了傣、拉祜和汉语。解放后,中国科学院少数民族语言调查第三工作队与云南省少数民族语文指导工作委员会一起对佤语进行调查与分析研究并广泛征求意见,制订了以拉丁字母为基础的《佤(当时称佧佤)文文字方案》(草案),并经批准试行。1958年对草案又做了修改,继续推进并出版了普及读物。十年动乱期间,佤文试行工作中断。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恢复试行,并且出版了《佤汉简明词典》等一些读物。佤文的推行,为佤族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繁荣提供了科学的记录书写工具,受到了佤族人民的欢迎。

      佤族民间文学艺术丰富多彩,有生动的神话和故事,有优美感人的诗歌,有历史传说。神话以《司岗里》流行最广。“司岗里”有两种解释,一说“司岗”是石洞,“里”是出来,即人是从石洞里出来的;另一说“司岗”是葫芦,即人是从葫芦里出来的。尽管解释不同,但都把阿佤山看作人的发祥地。这样的神话还有《人类的祖先》、《大蛇吐东西》、《万物的来源》等等。佤族人民还创造了许多口头流传的故事,用来歌颂善良和正义,抨击背信弃义、虚伪奸诈等思想行为。其中以《老倌和鳄鱼》最具代表性。诗歌十分丰富,内容主要反映人们的生产、生活习俗、爱情和悲欢。

      佤族雕刻、绘画和编织具有较高的艺术水平和民族特色。佤族的古代崖画已被陆续发现,著名的沧源崖画,内容十分丰富,描绘了古代佤族人民狩猎、舞蹈和劳动的情景,人物、禽兽的构图简练、粗犷、奔放、独具风格,对研究佤族历史有重要价值,是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

      因为高山纵谷的阻隔,千百年来,这些“住在山上的人”一直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在他们的眼中,世界万物,那怕是一块石头、一棵树、一朵云彩、一阵风,都有自己的灵魂。而作为一个对于稻谷有着强烈依赖的山地火耕民族来讲,佤族几乎将对种族生存强大的渴望全部倾注到祈求稻谷丰产的祭祀活动。每年,伴随着新地开荒、谷种落地、稻谷抽穗、新米进家,各个部落都要举行大大小小繁杂的祭祀活动。其中,最为盛大隆重的就是拉木鼓。木鼓是佤族的通天神器,通常比一个健壮男人的身体还要长,外形如同一只独木舟,鼓心被凿成一个极度张扬的女性生殖器造型。阿佤人坚信,在春回大地、万物复苏的季节举行隆重的拉木鼓活动,新生的木鼓便能如他们所期望的那样,将其旺盛生殖能力成功转嫁给稻谷,为他们换来一个又一个金灿灿的秋天。

        

    木鼓节:云南佤族文化的盛会

      initpintu_副本2

      

      木鼓原是佤族原始氏族祀用的乐鼓,同时也是一种祭器。后来,木鼓用作战争时报警,跳舞时伴奏,召集群众议事时擂鼓为号,木鼓也就随之被神化,被认为是通天的神器,许多村寨都专为木鼓盖木鼓房。木鼓房实际成为了佤族的原始寺庙。

      佤族民间节日与祭祀活动相互融通,每逢年节、祭祀,人们身着盛装,杀猪剽牛,泡滤水酒、蒸糯米饭以示庆祝,热闹非凡。其中最为盛大的要算是每年农历十二月,即佤历“格瑞月”所举行的“拉木祭祀”。佤族人每年播种以前都要剽牛祭鼓一次,一年或三四年换一次新鼓。木鼓用粗大的树身制成,粗的一端为尾,细的一端为头,将上部的两侧面挖空,一对木鼓共挖四处,由于各处所挖的深浅不同,敲击时可以发出四种不同的声音。换新鼓时,全村男女一齐动手把新鼓拉下山来,佤族称之为“拉木鼓”。

      从制木鼓到拉木鼓都要举行宗教仪式,这些祭祀活动不但仪式隆重、场面宏大,而且由巫师“魔巴”率领下的佤族传统《木鼓舞》,贯穿于祭祀始终。更重要的是,届时“木依吉”大神,将亲临盛会接受人们对他的崇拜和敬奉。

      在佤族传说中曾记载:开天辟地之初,一场巨大的洪水几乎吞噬了陆地上的所有生命,是“木依吉”神将一只木槽拯救了阿佤人,才使佤族得到繁衍、壮大直留存到今天。从此,远古时期的阿佤人便将“木槽”视为民族的母体,给予着最高的崇拜。

      佤族为了获得本民族的繁衍、壮大,便将“木槽”制作成形似女阴形式,并能安放神灵“木依吉”灵魂的“木鼓”。佤族人认为:“木鼓”既是拯救过本族始祖的“木槽”,是强壮母体的化身,又是“木依吉”灵魂的居住地,而成为万物繁茂成长的通天神器。因此,以舞蹈形式表现从“木鼓”的制作,到最后以敲击“木鼓”来沟通神灵,达到天赐福泽目的的《木鼓舞》,是祭祀活动中不可或缺的舞蹈。为了使“木鼓”能够敲奏出美妙动听的音色,人们在两米多长的鼓身中间,凿制了扁长状的音孔,并在内腔中呈三角形的实心部分,两边各凿一个音腔,装置上能产生回响的鼓舌和鼓牙。而且放置在木鼓房中一大一小,互为母子关系的两只木鼓,在祭祀性的《木鼓舞》中,要为舞蹈进行伴奏。这两面“母子木鼓”,所发出忽而低沉浑厚,忽而清脆响亮,不同音色的阵阵鼓声,犹如母子间亲切、委婉的对话而令人浮想联翩。

     

      “听到木鼓响,脚底就发痒”

      茫茫阿佤山,绵延壮观。“咚!咚!”的木鼓声,敲开了晨雾,把佤族的祈愿送上天空。

      木鼓成双成对,公小母大,敬放鼓房,由氏族首领管理。祭祀歌舞、召唤寨民、报警御敌、方可敲响。

      制作新木鼓的仪式,称“拉木鼓”,是佤族寨子最隆重的宗教祭祀活动。巫师魔巴占卜,决定日子和要砍的树。天黑前,由头人、魔巴带领,进入森林,向要砍的红毛树祭祀,连夜砍倒。在树桩上放3颗石头,是给树鬼的买树钱。取直径0.8米,长两米的一段,凿鼓耳,系腾绳。第二天清晨,全寨男女老幼盛装上山。魔巴挥动树枝,领唱“拉木鼓”歌;男子拉着藤绳,边拉、边唱、边跳,其他人呼喊应和。歌声、喊声震荡山谷,热闹而欢腾。树段拉到木鼓房边,杀鸡或宰牛祭鬼,祈求新木鼓,保佑安康、谷子丰收、不遭受天灾人祸、生活美好。新鼓制凿成功,敲鼓报喜,全寨人载歌载舞,宰牛祭祀。拉木鼓是光宗耀祖,显示富贵的好事。节日饭食,由一户富人主办,全寨相助。喜气洋洋、全寨老少共舞共享。

      在佤族传统万物有灵的自然崇拜中,木鼓是最神圣的器物,人们拉木鼓,跳木鼓房,祭木鼓,祈求五谷丰登。木鼓,是阿佤人与神灵对话的通天神器。而在现代阿佤人的生活中,木鼓则成为阿佤人载歌载舞,歌唱新生活的最佳伴奏乐器,佤族民间到处流传着“听到木鼓响,脚底就发痒”的说法。

    timg (20)_副本5

    拉木鼓。中新社发 泱波 摄

     u=3825273608,3396394009&fm=23&gp=0_副本

                                          木鼓舞

      

      《木鼓舞》由四部分组成,舞蹈首先展现了,由巫师“魔巴”带领全村健壮剽悍的阿佤男子,以藤条捆绑已选择好的巨大树干后,在骑于树干“魔巴”的一路领唱下,拉木人边踏歌为节,边迎合高呼地拉木前进直达村寨的歌舞。这段古朴而粗犷的歌舞“拉木鼓”,气氛神圣庄严,舞步自然成韵,极具原始崇拜意味。

      第二段以舞蹈形式出现的“进木鼓房”,集中以模拟舞姿来表述人们挖凿、制作“木鼓”的劳动过程。结束于新“木鼓”诞生后,“魔巴”手持树枝,在大八字“蹲裆步”的行进中,引导“木鼓”进入“木鼓房”的庄严过程。

      第三段“敲木鼓”,是《木鼓舞》表演中最为热烈和精彩的高潮部分。全段以娴熟的击鼓技巧和粗犷舞姿,集中展现了表演者模拟佤族日常生活中的祭祀、巡逻、报警、作舞等情景为内容的多种舞蹈套路表演。舞蹈开始由一至二人击鼓进行表演,鼓点的音色与节奏随舞蹈内容的变化而改变。当舞蹈进入高潮时,另有三四名手持彩绘鼓槌的剽悍男子进入场地,边击鼓,边围鼓旋转、跳跃,将“敲木鼓”的欢腾气氛推向极致。人们在以此欢愉神灵,求得来年的五谷丰登、人畜两旺的同时,也获得了精神上的最大愉悦。

      “祭木鼓”是《木鼓舞》最后对“木依吉”大神进行崇拜的一段程式性礼仪舞蹈,舞蹈语汇简单、质朴,富有浓厚的原始仪式气氛。

      随着历史的进展,佤族人们的意识和观念也随之发生了飞跃的变化,新兴的科学文化取代了旧社会的封建迷信,但作为具有民族传统祭祀性的《木鼓舞》并没有消失。它以一种不失民族传统风范的崭新面貌,成为阿佤人认同并喜爱的自娱性舞蹈形式。

      每逢年节庆典,佤族男女老少都会穿戴一新,在“木鼓”的敲击下跳起《木鼓舞》来。人们围绕着“木鼓房”,携手成圈翩跹起舞。他们以曲膝、弓腰表示对“木鼓” 的敬仰。人们不分男女老少按逆时针方向围圈缓慢转动,动作以甩手走步和跺脚为主。第一拍右脚向右斜前方上一步,双手曲肘举至头斜上方,身体后仰;第二拍左脚跟踏一步,双手甩至身后斜下方,身躯前倾。如此反复,动作规律而平稳。舞蹈以敲打木鼓者的领唱与众人踏节而歌为伴奏。歌词多以述说民族历史、祭祀和劳动生产、生活等方面为内容。整个歌舞表现了佤族人民制作木鼓过程和木鼓落成时的喜悦心情。咚咚的木鼓声和不时的高吭歌声、欢呼声,伴着充满激情的舞蹈,强烈地表现了佤族人民纯朴的乡土情感和执着追求“求生存、图发展”的民族精神。

      现在,人们在舞蹈中又加入了佤族女子的“甩发”动作,使《木鼓舞》在形式和舞蹈语汇方面得到了进一步的丰富,而成为佤族的代表性舞蹈。

      佤族原生态甩发舞蹈蕴藏了深层的文化内涵,它是整个佤族原生态舞蹈中的有机组成部分。这一舞蹈以最初的特质在原态舞蹈中得以现,它唤醒了我们对一个民族的血脉的原初记忆,充分展现了佤族姑娘美丽淳朴、勤劳善良的品格。舞蹈以情动人,舞蹈者神形兼备。不但给人一种视觉上的美感,更给人一种原始的心灵触动。它强化了宗族社会的群体意识,家族制度,一定程度上凝聚了人心、团结了民众,增强了佤族人的民族自豪感和认同感,有利于让佤族群众在不同的层面上、不同的理解上,找到一个和谐的群体生活的社会秩序。此外,它也起到了一定的社会教化作用。佤族原生态甩发蹈以一种文化,一种不成文的宗教,一种顶礼膜拜的方式,逐渐演化为“爱慕”的礼教文化和流传的民俗。在商业充斥和外来强势文化不断卷入的今天,甩发舞,作为佤族原生态舞蹈中的一个支系,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由原来的自歌自舞,无乐器伴奏,不登大雅之堂的自娱自乐节目,而被我们的文艺工作者搬上了文艺舞台。并得到了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使佤族原生态甩发舞蹈有了可持续发展的支点,而今这个具有佤族原生态舞蹈代表性的甩发舞蹈早已享誉还内外,“甩发舞”的风靡全国,这正是舞台艺术上的创新给它带来的顽强生命力和前所未有的辉煌。在我们蓬勃发展的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事业中,只有尊重和敬畏这些大地上甩着头发的黑色的幽灵。才能真正的保护她,传承她,发展她。

     

    timg (23)_副本

     剽牛

    timg (22)_副本

    祭木鼓

      

    “木鼓节”在佤族文化中的意义

      “木鼓”是佤民族的象征,它凝聚着佤族的发展史、宗教情感和社会习俗,是民族的符号和标志。佤族“木鼓节”以木鼓文化为载体,集佤族的宗教信仰、文化心理、民族情感、文化精神、社会礼俗于一身,内涵极其丰富。佤族人借助木鼓舞娱神娱人,木鼓给人们带来了安全、温饱和欢乐,成为佤族精神上的抚慰。

      “木鼓”的文化品质中,蕴涵着使佤族获得新生的能量,“木鼓”是佤族精神坚强有力的支柱。通过举办“木鼓节”可激发佤族群众产生群体情感,有益于社会整合,有益于民族认同。因为对于佤族来说,在其外在的及精神心理的深层,对“木鼓”具有亲切的认同情感。也可促进汉族和佤族等少数民族的沟通和文化交流,促进各民族的融合。

      “木鼓”一直被佤族视为至高无上的通天神器,是山寨村民赖以生存的保护神。木鼓是佤族文化的象征和民族符号,凡遇大小事,无不敲木鼓、跳木鼓舞,特别是在狩猎活动、召集部落成员、告急友邻、出征械斗时不可缺少的用具,每当听到木鼓声,全寨人都会采取统一行动。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佤族文化的开发,很多旧的落后思想和观念逐渐被人们摒弃,淹没在时代洪流中。“木鼓”以重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形式复兴,再次受到人们的关注,“木鼓”也由原生的笨重祭器发展成轻便精致的乐器及工艺品,成为娱乐活动或文艺表演的打击乐器。

      新时期木鼓文化的形式丰富多彩,“木鼓”成为佤族人民引以自豪的明珠,是佤族人民勤劳、勇敢、团结奋进和开拓进取民族精神的象征。

      佤族木鼓文化的产生、形成及发展经历了漫长的历史过程,历经千百年磨砺与沉积,至今仍具有很强的生命力。佤族木鼓文化自始至终都以木鼓作为传播的媒介,在传播过程中摒弃了不良习俗,发扬了佤族优秀的文化和民族精神。佤族木鼓文化作为民族文化的瑰宝,它以其独有的形式和浓厚的文化底蕴,在佤族发展史上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

    QQ图片20170406150318_副本

    外来游客参与龙摩爷祭拜活动

     wKgBzFR8DT6AJyGOAFwpw5e_ZkU635.tub_副本

      佤族甩发舞

      


     乐在木鼓节 >>>>>>

      节日期间,佤族宗教、歌舞、饮食、服饰、礼仪等民俗风情将淋漓尽致向你展示。您还可参与最具佤族传统的群众性娱乐活动—篝火歌舞狂欢,同时还可竞拍由“巴猜”(佤族祭司)祈福过的火把,为家人及朋友带去祝福。

      节日期间,你可看到佤族剽牛活动。佤族剽牛由一名“巴猜”主持,带领剽牛手、刀手、号角手、木鼓手举行剽牛祭木鼓仪式。剽牛成功后,大家一起跳起佤族圈圈舞,刀手们迅速砍下牛头、分解牛肉,随后跟随“巴猜”前往小木鼓房举行牛头祭木鼓仪式,亲身感受佤族原始宗教文化。游客可现场购买新鲜牛肉后到各乡(镇)窝朗房加工食用。

      节日期间,游客还可手持弓弩,亲身体验佤族狩猎。在茂密的芦苇丛中猎取活鸡后,煮上一锅佤族稀饭,与家人和朋友分享劳动成果。在接新水活动中,佤族姑娘和小伙会用新水为游客洗去劳尘和晦气,带来清凉及祝福。

      以前祭祀木鼓,主要是祈求神灵庇佑,风调雨顺,来年有个好收成。现在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吃穿已经不成问题,木鼓节成为该区域各族人民庆祝的活动。这些年来,节庆表演还加入了经贸洽谈的元素。

      近年来,随着交通条件的改善,充满神秘风情的佤乡吸引了各地游客。上百万人次的游客带来了巨额的旅游综合收入。

     timg (4)_副本

    美丽的佤族村寨

      

       虽然,随着文明的进程,疯狂的剽牛血祭已经趋于平缓,甚至消亡。但当木鼓浑厚、悠远的声音再度响起时,那段失落的群体宗教记忆便会再次被唤醒。

     

     

     

    (编辑:马永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