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遗产日”应成公众文化“盛宴”[ 来源:中国民族宗教网 | 发布日期:2016-06-11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   6月11日是我国第11个“文化遗产日”,主场城市活动在承德市举行。今年遗产日的主题是“加强文化遗产保护,振兴传统工艺”,旨在通过举办公众广泛参与的系列活动,普及文化遗产知识,提高文化遗产保护意识,让文化遗产融入现代生活。提出五个口号:1、保护文化遗产创造美好生活;2、为文保员点赞向守护者致敬;3、文化遗产无价宝需要你我呵护好;4、保护传统村落留住最美乡愁;5、避暑山庄和合承德。全国将开展800多场形式多样的展示宣传活动。

      文化遗产是苍天赐予或老祖宗留下的弥足珍贵的财富,让遗产千秋万代熠熠生辉,关键靠保护与传承,这既需要懂遗产、懂技艺的专家及广大传承人做出艰辛努力,更离不开公众的积极参与,人人都懂得遗产的珍贵与价值;人人都敬畏文化遗产,都有保护遗产的意识、自觉性与积极性,文化遗产才能完好无损的走向未来。

      

       困  境  

    传统民间技艺传承困境难解

      “传承了多年的老手艺,怎么能终结在我们这一代的手里?”这是经常能听到的感慨。

      虽然近年来我国对于民间传统手工艺传承不断提高重视程度,尤其是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格外关注,但年轻人普遍对传统手工艺“不感冒”的现状仍未得到有效缓解。一些民间传统工艺传承人表示,加强融合创新以迎合年轻人的喜好,或许是“老手艺”吸引“新力量”必须做出的改变。

      在走访一些民间传统手工艺传承人发现,很多民间手工艺都正在遭遇传承“断档”的危机。一位石刻技艺传承人告诉记者,现在年轻人对制作时间长、环境单调的民间手工艺不感兴趣,宁可出去打工也不愿意坐在案前琢磨工艺,还有人觉得短期内收入低,不少收来的年轻徒弟学熬一段时间熬不住就走了。

      一些民间传统技艺传承人告诉记者,现在一些技艺只能说服儿女去学,一些人原来定下的“传男不传女”的规矩也基本不复存在,但即便如此,后继无人或传承“断档”的问题依然难以解决。

      目前,让民间手工艺传承走进社区、走进校园等活动愈发丰富,意在使更多人了解精美的传统技艺,并将其传承甚至作为创业资本。但一些人认为,这样的形式虽然初衷是好的,可是强制推广的效果往往并不持久,很容易“雁过无痕”。

      从小培养下一代是一些传统手工艺传承人正在进行的尝试。广东砚台制作工艺师傅陈炳强告诉记者,他小时候并不喜欢砚台制作技艺,是在父亲循序渐进的引导下逐步学习摸索,并且跟着父亲到处走访,慢慢地才觉得这门技艺“放不下”并发展成热爱。

      陈炳强说,他现在也在培养自己的孩子从小就对砚文化有所了解,并且训练孩子们的绘画基本功,从小培养他们对砚台制作技艺的兴趣,以后再逐步加强引导。“这门技艺是我们家一辈辈传承下来的,要让现在的小孩子不能再靠‘硬着来’,只能让他们从小喜欢,将来才有可能投身这门技艺。”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曹保明认为,当前必须创造机会让年轻人接触到传统手工技艺,以年轻人喜闻乐见的形式,激发他们的创新活力,“老手艺”才有可能在不断传承中越来越厚重、越来越丰富。  >>>>链接

       

      盘  点  

    正在消失的民间老手艺

      手工工艺潜隐于物件上的温情与灵魂,难以在流水线复制的商品上嗅到、触摸到,过去那些传统的手艺有许多是童年难以泯灭的美好记忆,而这些手艺正在消失。

      让我们来盘点那些正在消失的传统手工艺,希望人们珍惜这些老手艺并将它们传承下去。

     钉秤======

      

      做秤是个精细活儿。在这“斤斤计较”之间,做秤人付出了他的青春与汗水,精工细作,毫厘必究,只为了手艺人的那份承诺。年复一年,青丝变白发,不变的是那份公道,在秤杆子上,也在人心上。

     老银匠======

      

      火熔是制作华彩金银传统工艺的一道关键工序,借助一个弯管,用嘴吹气来控制火苗、温度,“吹”向重点,充满童趣的动作,却是在千“吹”百练之后。

     铜匠======

      

      从水上的铜匠船,到走街窜巷的铜匠担,修铜锁,配铜把手,制铜酒壶等,这些业务始终不变,而改变的只是不断精湛的技艺。锤敲、炉熔、锉平、雕刻、下钻,人们见到的铜香炉和铜酒壶上的龙、凤、寿星和神仙就这样来的。

     铁匠======

      “半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千锤百炼人”是旧时铁匠师傅的真实写照。一张铁砧,几杆铁锤,几把夹剪,风箱、火炉是打铁人的基本家当,将锻打的铁块,烧红放在铁砧上,大锤、小锤轮番对打,一件件锨、耙、镰、犁、铲、刀、叉、钉等生产生活所必需的用具就打造出来了。

     锡匠======

      “叮叮咚咚”悠扬的节奏传进大街小巷,人们纷纷拿着香炉、烛台、“烫婆子”、温酒壶,循声而去。匠人放下担子,升起炉火,拉起风箱,烙着锡水,立好模具,不一会儿,一个个篆形展现出来,烙铁点着松香和锡块,焊接着,剪子、锤子、钻子、锉子来回穿行,少顷,龙虎神仙就活灵活现的雕刻在锡器上。

     修钢笔======

      曾经何时,拥有一支钢笔是一种时尚和身份的象征,更是一种知识的代表,使用和修理往往相伴而生,在商品尚不能达到如今的丰富之时,修钢笔者对于使用者来说就是“装备保障”。

     精修钟表======

      精修钟表的人心细如发,心静如水。放大镜、酒精灯、镊子,还有灵巧的手是他们的兵器,他们让凝固的时间行走,而他们却仿佛停留在时光之外,小作坊里凝固了他们的人生画卷,见证了时间的游走。

     锉刀、磨剪子======

      

      磨剪子与抢菜刀为同一种手艺,通常由一人完成。所需工具非常简单,一般只需两块磨石。艺人凭借自己的经验来回打磨,让刀剪锋芒毕现。“抢菜刀”的“抢”是指刮掉菜刀表面的一层锈斑,再打磨菜刀,使之锋利。这种技艺看似简单,却需常年的经验积累才可胜任。刀口的软硬,打磨的程度,都十分讲究。好的艺人打磨过的刀剪长期使用依然锋利如初。

     补锅======

      

      补锅是街道手工作坊的一门职业,按锅的品种来决定工程的不同,例如,有专门补铁锅的,补搪瓷器皿的,补铝锅水壶的,技术、火候各不相同。补锅时要安放好连着风箱的小炉子,填入焦煤,在小坩埚内放几块碎铁片,拉上几手风箱,等待铁片融化。趁铁片尚未融化的间隙,清除铁锅上的烟垢。铁片融成铁水后,将铁水顺着裂缝一点一点地补上去。补好了洞并未算完,还得用粗砂轮将锅内凸起的补疤略加打磨,然后用细砂纸平整一遍,使之不妨碍锅铲的搅动,最后再抹上些黄泥浆,方才大功告成。

     锔盆======

      锔盆是把破碎的瓷片拼接组合成原来的成品。锔盆艺人工作之前,先是仔细端量,根据裂纹破碎情况,选好大小不同的锔子,然后开锔。艺人将陶制的盆、瓮,钻上眼,安上锔子,敲打扣上,抹上石灰膏,最后完成。遇到瓷碗瓷碟,先对好茬口,用细绳绷紧,再用金刚钻钻上孔,锔上铜锔子,抹上腻子,既美观又实用。中国古语“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就出自此项手艺。

     剃头匠======

      借助推子、刮刀、剪子、梳子等简单工具,老师傅按照客人的要求,十指运动,左右配合,工具轮番上阵,上下兼顾、协作,半个小时后,由长变短,面目一新,耳鼻舒畅,精湛的手艺向人们诉说着,其实并不是万事开“头”难。

     打土坯======

      土坯,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盖房子用的主要原料。因为土坯比较廉价,做起来比较容易,因此受到人们的青睐。用土坯造的房子不易透风,保温性能比较好。土坯也不容易酥软,具有一定的坚固性。打土坯的关键环节是“打”,使用的工具有模子、铁锨、小石夯(一个人用的石夯)。方法是:先用铁锨将土拌均,堆放在一起备用;支好模子,并且在模子内撒放土灰,防止地质松软或者含水份较多而造成粘带;将模子内装满土,用脚荡平后,使用小石夯反复压结实,顺序是先从两头开始,最后是中间;最后是起模子,起模子后,将成块的土坯按预先选定的筑基,筑成土坯垄。成型的土坯垄,弯弯曲曲,错落有致,好似长龙,层层清晰,优美动人。

     刨笤帚======

      笤帚是早年间扫地扫炕的,炊帚是刷锅刷碗的。刨笤帚一般都用黍子或糜子杆儿。刨炊帚都用高粱杆儿。从制作工艺上看,刨笤帚刨炊帚只有两道工序:捆紧和削齐。捆紧是质量关键,削齐是整出好用的外形。这便决定了刨笤帚刨炊帚的特定工具:蹬子、麻绳(现在一般用铁丝)和月牙镰。其中蹬子更显独特。蹬子主要由三部分组成:枣木做成的丁字形脚蹬子,牛筋做成的老弦,宽皮带做成的腰围。用老弦把脚蹬子和腰围连起来,就成了脚蹬子。制作人把叼在嘴里的麻绳,往缠着的老弦处一塞,跟着由下往上一转,麻绳就随着捆在了笤帚把儿上。在缠绕之下,打个结,拴个扣儿,一道麻绳就捆好了。就这样,一道道捆下去,并根据形状需要,适时续进高粱或黍子挺儿,最后经过削齐整形,很快就能刨出一把把笤帚或炊帚。

     篾匠======

      

      一把简单不过的篾刀,却功夫了得,需要砍、锯、切、剖、拉、撬、编、织、削、磨,这些可都是技术活。编个筛子,精巧漂亮、方圆周正。织个凉席,光滑细腻,凉爽舒坦。篾匠用一双巧手装扮了我们的绿色生活。

     麦秸编织工艺======

      麦秸民间工艺在苏中里下河地区源远流长,我们的先祖在长期的生产生活实践中用麦秸编织草帽遮阳,编织草扇纳凉,编织手提包,提篮及装盛五谷的器皿作生活用品,成为我国早期文明发展象征。

      兴化先贤明朝宰相李春芳府中用麦秸制作的浮雕壁画作品有《二龙抢珠》、《螳螂捕蝉》、《雄鹰展翅》、《喜鹊登梅》、《青狮白象》等自成体系,堪称一绝。

     蒲编工艺======

      一把把散发着清香而又有弹性的蒲草,在匠人的手中来回穿梭。就在这样简单又有节奏的动作之后,一个个小巧玲珑,精美绝伦而又实用的蒲包、蒲草篮子等就展现在面前。

     刻章======

      将章胚打平,写上字,固定在小小的夹床上,用刀刻。至于阴字阳字、隶书行书,全都按照客户的要求,尖口刀和平口刀如何交替使用,全在于师傅指力的控制。在电脑刻字机已经面世多年,手工刻章就像日益稀少的珍稀动物一样。键盘已使笔纸不再辉煌,即时有人会刻上几刀,但有多少人能写出各种字体,让人信服的反字?

     装裱技艺======

      

      灿烂秀美的国画是华夏三大国粹之一,世人皆赞。如果没有装裱,其神其骨都不能充分展现。看似简单的画页裱底排刷来回、轻宛的上板,无不渗透出装裱者的艺术素养和对美的追求。

     木雕工艺======

      

      木雕的品种繁多,浅浮雕,深浮雕,娄雕,空雕。原本扑拙的木头在工匠的手中有了生命力,人物、花草、虫鱼在木头上重生,成就了一幅幅格调高雅、寓意深刻的人文画。

     砖雕工艺======

      砖雕这门复杂、古老的手工艺,在匠人的劳作中,是一门艺术,钻子、刨子、锯子等在熟练的匠人手中像大师的画笔,演绎出复杂的深浅、空心技艺,让人物、花鸟、山水在砖上复活,有古典、质朴的美丽与优雅。

     雕漆======  

     

     

      雕漆是中国传统民族艺术,至少有一千四百余年历史。横跨唐、宋、元、明、清五个朝代,在明清两朝还是皇家宫廷工艺器物,历来具有崇高的社会地位和艺术价值。雕漆在历史上又被称为:漆雕、剔红、剔黄、剔绿、剔犀、剔黑、剔彩、堆朱、堆漆,明朝中后期才统称雕漆。雕漆是把天然漆料在胎上涂抹出一定厚度,再用刀在堆起的平面漆胎上雕刻花纹的技法。雕漆工艺是中国漆工艺的一个重要门类,也是北京传统工艺美术的精华之一。它体现了我国工艺美术家的高超技艺和聪明才智,是中华民族传统工艺的瑰宝。雕漆与景泰蓝、象牙雕刻、玉雕齐名,被誉为京城工艺“四大名旦”之一。

     桃花坞木刻年画======

      桃花坞年画因曾集中在苏州城内桃花坞一带生产而得名。它和河南朱仙镇、天津杨柳青、山东潍坊杨家埠、四川锦竹的木版年画,并称为中国五大民间木版年画。其在宋代出现,至明末已有完整的独特风格,当时被称为“姑苏版”年画。清初至乾隆年间是桃花坞年画发展的鼎盛时期。

     瑶绣======  

     

     

      瑶绣是中华民族传统手工刺绣的一种,是我国刺绣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重大的科学价值、实用价值和艺术价值。广西瑶绣历史悠久,刺绣工艺精致细巧。刺绣的图案、花纹的颜色都有一定的规定,用布也很讲究。瑶绣反面刺绣是极为珍贵的、独特的过山瑶文化,是标志性的民族文化品牌,2008年,被列入广东省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镞花边======

      

      用钢锯条磨制的锉刀,用羊脂香灰聚制的垫板,制模、下刀、转腕、剔、削,工匠们用灵巧而又充满沧桑的手,镞出了福禄寿财等人间祝愿,镞出了现实人间的生活万象。

     纳鞋匠======

      依着一双巧手剪出的纸样,蜡线在锥针的引导下,穿梭在鞋面与鞋底间,锥针以额为磨石,鞋身木托支撑定形,在千锤轻敲之后,一双集纳鞋匠手艺的鞋在等待着主人的千里之行。

     纺线======

      纺线是中国传统耕织社会的主要生产项目。纺线时先是将棉花拿到弹匠那里将棉花弹成蓬松如火腿肠粗细长短的棉条。棉条放在纺线人的左手方,纺车上有一根叫梃子的钢丝,一端是尖的,朝着纺线人,纺线人先将棉条一头一边往外拉一边一个方向旋转(一般是反时针)搓,然后将头子缠绕在梃子上,顺钢丝直其尖,这样的准备工作完备后就开始纺线,左右手配合合理,右手摇车左手握棉条往外均匀的拉,节奏是短—短—长……周而复始。

     织土布======

      织土布需要一架老式织布机,一般为木制。除了织布机,织土布从轧花、弹花、纺纱、浆纱到织成布匹,大约需要三十多道工序,工艺繁杂。其中织布抛梭难度最大,手脚配合不协调,抛梭用力不恰当,不仅会将梭抛落到地上,而且会戳断经纱。一匹土布,长一般为3.6丈,宽一般为1.8尺,也有根据需要放宽一些的,但最宽不超过2.4尺。土布一般为纯白色,也有将纱染成各种颜色,织造成花布的。如大方格、小方格、长方格、正方格、粗条纹、细条纹、单条纹、双条纹、凤尾纹等花布。这种花布大都用来制做被里,也有用来制做妇女、儿童棉衣棉裤面料的。

     弹棉花======

      弹棉花,又称“弹棉”、“弹棉絮”、“弹花”,是中国传统手工艺之一,历史悠久,在元代即有此业,时至今日仍有操此行业者;旧时,农村有不少贫苦农民和工匠因生活所逼,整年在外地为人弹棉絮,俗称“弹棉郎”。

      弹棉花虽然在如今的城市里已不多见,但40岁以上的人都会对“弹棉花”有着清晰的记忆。随着一声声弦响、一片片花飞,把一堆棉花压成一条整整齐齐的被褥,仿佛就是一种魔术,让孩子们惊讶不已。希望我们的子孙还有机会能够看到这神奇的“魔术”。

     捏面人======

      面粉,刮子,竹篓,梳子,剪刀是捏面人的基本行当,灵巧的手捏出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这个神奇的记忆把我们带回了美好的童年。

     吹糖技术======

      

      融化成100°C高温的麦芽糖,经吹糖艺人收口并用,五颜六色的糖料变成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小动物。这是一个神奇的艺术,是一个古老的艺术,也是一个濒临失传的民间工艺。

     爆米花======

      还记得那时候的爆米花吗?一个老头挑着担子,一头放着一颗葫芦状的“炮弹”,另一头放着火炉和风箱,走街窜巷。时而,“砰”地一声,将米变成白白的爆米花,那时候,他可是小朋友最爱欢迎的魔术师。

     油炸馓子======

      油炸馓子,又叫麻油馓子,洪洞县独有的一种汉族面食小吃,属于油炸食品。油炸馓子用上等麦子磨的面粉,加少许食盐和调料,用水调和,揉成面坯。然后再搓成条状,环绕排满盆中,上面洒抹一些菜籽油。待面条在盆中回透,弹拉力恰到好处时,将面条绕在手上,用手来回抻开,粗细均匀一致,折叠造型,放入油锅,用筷子轻轻翻动,掌握火候,炸成大把或小把的,便是金丝套环的黄脆脆的金馓子。

     傩技======

      傩,是一种原始宗教的巫文化现象。在我国的贵州、云南等受巴蜀文化影响深刻的地区,流传着一种古老而神秘的祭祀驱鬼仪式,参加者穿着色彩鲜艳的服装,带着看似恐怖的面具,边舞边跳,这种仪式的名字同样古老而独特,叫做"傩"。包括傩仪、傩戏和傩技。踩住锋利的刀梯向上攀行,又从烧红的铁犁上划过,一双赤脚却毫发无损。这就是被称为"上刀山、下火海"的傩技绝活。

     天桥绝活======  

     

     

      旧时的中国京城有许多江湖艺人在天桥“撂地”。所谓“撂地”就是在地上画个白圈儿,作为演出场子,行话“画锅”。锅是做饭用的,画了锅,有了个场子,艺人就有碗饭吃了。天桥市场的杂耍表演是一大特色,不但项目繁多,而且技艺高超。

     长江峡江号子======

      长江峡江号子是湖北省宜昌市的汉族民歌,属于流传在滩多水急的长江三峡西陵峡一带行船过程中船工呼喊的号子,以及装卸、泊船时呼喊的码头号子和搬运号子。长江峡江号子是人与自然抗争而又和谐共处的结果,已成为该地域人民中最富凝聚力、最具标志性的文化符号,具有持续认同感,是人们在适应周围环境以及与自然和历史的互动中,不断再创造的精神文化遗产。但由于交通运输工具和劳动方式的改变,长江峡江号子因木船在峡江逐渐停用而随之消亡。 

        

      传统技艺的市场日渐缩小,人们对其价值认识的偏移;传统技艺的创作观念难以与时代同步等等原因造成了当今传统技艺难以为继的困局。所以,我们应认识到任何技艺都要有时代的风格,时代的气息,只有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不断创新,才能使传统文化、技艺重新焕发生命力。传统,是在历史长河中逐步形成和发展的,但传统也是在历史发展中不断增添新的内容而得到发展的。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我们的传统技艺也必须要跟上时代的车轮,加快步伐,以满足现代人们的物质生活和文化需求为目标,传承、创新、发展,使其闪耀出新的光彩。

       

       思  考  

    以保护带动发展 以发展促进保护

      随着我国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不断深人推进,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活态保护”成为期待解决的现实问题如何让传统手工技艺回归大众生活,在合理的开发利用中转化为文化生产力,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实现可持续发展,做到既保持传统手工技艺的“流动性”又不“流失”其技术本体和人文内涵,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一个重要课题。

      传统手工技艺经过岁月和实践的检验,之所以能够一代一代口传心授流传下来,就是因为这些传统手工技艺能解决当前人民在劳动牛活过程中存在的一此问题,更好地满足人们生活的需要。所以传统手工技艺的生产性方式保护必须和现代生活结合起来,成为人民群众生活的一部分,借助生产性这种活体保护方式不断传承,不断满足当前人民群众的生活需要。这也等于说一个器物或者一种行为方式,之所以成为今日文化中的传统,是因为它们还在发生“功能”,即能满足当前人们的需要。

      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各种思想观念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变化密切影响着消费者的市场需求、审美情趣、消费行为、价格定位等等,如何顺应大众观念和消费习惯,就注定了传统手工艺的生产性方式保护必须走创新的路子,因为不管是从样式、质料还是从风格等方面来看,传统工艺品都已成为一种定式,有的已作为一种传统和规范而呈封闭状态。而那种品种单一、款式重复的工艺品已不符合时代发展的要求,只有根据消费者的需求和最新的科技发展,将新技术、新材料、新工艺合理运用到具体的手工艺品生产中,传统的手工技艺才能展现出新的生命力,焕发出新的吸引力。当然,在对传统手工技艺进行创新时,要把握好传统文化与现代要素的有机结合,不仅要加强对技艺体系和核心技艺的传承保护,更要注重维护其完整性和纯粹性,以更好地减少现代工业技术的渗透。手工技艺只有在生产实践中产生和发展起来,其生命力才能得到延续,否则一旦脱离现实,它就沦为呆板的表演或者干枯的标本,对于传承和发展都是极为不利的。    >>>>链接

      

       行  动   

    记录传统技艺 让消失不再成为一种痛

    箍桶匠。  

    手工盘面。  

    灶上丹青。  

    最后的窑工。

      制秤、铸铁、竹艺……这些正从我们生活中逐渐消失的传统技艺,曾是我们最亲密的“伙伴”,有着难以泯灭的珍贵记忆。它们有着一个共同的名字——非物质文化遗产。

      照片中,老工匠们的身影还是那样熟悉,耳边还依稀回响着他们抑扬顿挫的吆喝声。只是,不知何时,皱纹爬上了他们的额头,身子也变得有些佝偻,和他们的手艺一样,在城市发展过程中“新陈代谢”。

      非物质文化遗产以声音、形象和技艺为表现手段,并以身口相传作为文化链而得以延续,是文化及其传统技艺中最脆弱的部分。作为历史脚步的聆听者和记载者,我们有必要记录下这些曾经的辉煌。

      随着非遗保护工作的深入,各地陆续建立起一批非遗传承基地,老工匠们由此有了新的身份——特聘教师,积极活跃在非遗课堂,推动地方历史文化传薪续火。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这些传统技艺将成为教科书中灿烂的一页,成为舞台上精彩的节目,成为茶余饭后的温馨话题……

      记录,让消失不再成为一种痛。

      

    (编辑:俞虹

    [字号: ]


    “文化遗产日”应成公众文化“盛宴”[ 来源:中国民族宗教网 | 发布日期:2016-06-11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6月11日是我国第11个“文化遗产日”,主场城市活动在承德市举行。今年遗产日的主题是“加强文化遗产保护,振兴传统工艺”,旨在通过举办公众广泛参与的系列活动,普及文化遗产知识,提高文化遗产保护意识,让文化遗产融入现代生活。提出五个口号:1、保护文化遗产创造美好生活;2、为文保员点赞向守护者致敬;3、文化遗产无价宝需要你我呵护好;4、保护传统村落留住最美乡愁;5、避暑山庄和合承德。全国将开展800多场形式多样的展示宣传活动。

      文化遗产是苍天赐予或老祖宗留下的弥足珍贵的财富,让遗产千秋万代熠熠生辉,关键靠保护与传承,这既需要懂遗产、懂技艺的专家及广大传承人做出艰辛努力,更离不开公众的积极参与,人人都懂得遗产的珍贵与价值;人人都敬畏文化遗产,都有保护遗产的意识、自觉性与积极性,文化遗产才能完好无损的走向未来。

      

       困  境  

    传统民间技艺传承困境难解

      “传承了多年的老手艺,怎么能终结在我们这一代的手里?”这是经常能听到的感慨。

      虽然近年来我国对于民间传统手工艺传承不断提高重视程度,尤其是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格外关注,但年轻人普遍对传统手工艺“不感冒”的现状仍未得到有效缓解。一些民间传统工艺传承人表示,加强融合创新以迎合年轻人的喜好,或许是“老手艺”吸引“新力量”必须做出的改变。

      在走访一些民间传统手工艺传承人发现,很多民间手工艺都正在遭遇传承“断档”的危机。一位石刻技艺传承人告诉记者,现在年轻人对制作时间长、环境单调的民间手工艺不感兴趣,宁可出去打工也不愿意坐在案前琢磨工艺,还有人觉得短期内收入低,不少收来的年轻徒弟学熬一段时间熬不住就走了。

      一些民间传统技艺传承人告诉记者,现在一些技艺只能说服儿女去学,一些人原来定下的“传男不传女”的规矩也基本不复存在,但即便如此,后继无人或传承“断档”的问题依然难以解决。

      目前,让民间手工艺传承走进社区、走进校园等活动愈发丰富,意在使更多人了解精美的传统技艺,并将其传承甚至作为创业资本。但一些人认为,这样的形式虽然初衷是好的,可是强制推广的效果往往并不持久,很容易“雁过无痕”。

      从小培养下一代是一些传统手工艺传承人正在进行的尝试。广东砚台制作工艺师傅陈炳强告诉记者,他小时候并不喜欢砚台制作技艺,是在父亲循序渐进的引导下逐步学习摸索,并且跟着父亲到处走访,慢慢地才觉得这门技艺“放不下”并发展成热爱。

      陈炳强说,他现在也在培养自己的孩子从小就对砚文化有所了解,并且训练孩子们的绘画基本功,从小培养他们对砚台制作技艺的兴趣,以后再逐步加强引导。“这门技艺是我们家一辈辈传承下来的,要让现在的小孩子不能再靠‘硬着来’,只能让他们从小喜欢,将来才有可能投身这门技艺。”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曹保明认为,当前必须创造机会让年轻人接触到传统手工技艺,以年轻人喜闻乐见的形式,激发他们的创新活力,“老手艺”才有可能在不断传承中越来越厚重、越来越丰富。  >>>>链接

       

      盘  点  

    正在消失的民间老手艺

      手工工艺潜隐于物件上的温情与灵魂,难以在流水线复制的商品上嗅到、触摸到,过去那些传统的手艺有许多是童年难以泯灭的美好记忆,而这些手艺正在消失。

      让我们来盘点那些正在消失的传统手工艺,希望人们珍惜这些老手艺并将它们传承下去。

     钉秤======

      

      做秤是个精细活儿。在这“斤斤计较”之间,做秤人付出了他的青春与汗水,精工细作,毫厘必究,只为了手艺人的那份承诺。年复一年,青丝变白发,不变的是那份公道,在秤杆子上,也在人心上。

     老银匠======

      

      火熔是制作华彩金银传统工艺的一道关键工序,借助一个弯管,用嘴吹气来控制火苗、温度,“吹”向重点,充满童趣的动作,却是在千“吹”百练之后。

     铜匠======

      

      从水上的铜匠船,到走街窜巷的铜匠担,修铜锁,配铜把手,制铜酒壶等,这些业务始终不变,而改变的只是不断精湛的技艺。锤敲、炉熔、锉平、雕刻、下钻,人们见到的铜香炉和铜酒壶上的龙、凤、寿星和神仙就这样来的。

     铁匠======

      “半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千锤百炼人”是旧时铁匠师傅的真实写照。一张铁砧,几杆铁锤,几把夹剪,风箱、火炉是打铁人的基本家当,将锻打的铁块,烧红放在铁砧上,大锤、小锤轮番对打,一件件锨、耙、镰、犁、铲、刀、叉、钉等生产生活所必需的用具就打造出来了。

     锡匠======

      “叮叮咚咚”悠扬的节奏传进大街小巷,人们纷纷拿着香炉、烛台、“烫婆子”、温酒壶,循声而去。匠人放下担子,升起炉火,拉起风箱,烙着锡水,立好模具,不一会儿,一个个篆形展现出来,烙铁点着松香和锡块,焊接着,剪子、锤子、钻子、锉子来回穿行,少顷,龙虎神仙就活灵活现的雕刻在锡器上。

     修钢笔======

      曾经何时,拥有一支钢笔是一种时尚和身份的象征,更是一种知识的代表,使用和修理往往相伴而生,在商品尚不能达到如今的丰富之时,修钢笔者对于使用者来说就是“装备保障”。

     精修钟表======

      精修钟表的人心细如发,心静如水。放大镜、酒精灯、镊子,还有灵巧的手是他们的兵器,他们让凝固的时间行走,而他们却仿佛停留在时光之外,小作坊里凝固了他们的人生画卷,见证了时间的游走。

     锉刀、磨剪子======

      

      磨剪子与抢菜刀为同一种手艺,通常由一人完成。所需工具非常简单,一般只需两块磨石。艺人凭借自己的经验来回打磨,让刀剪锋芒毕现。“抢菜刀”的“抢”是指刮掉菜刀表面的一层锈斑,再打磨菜刀,使之锋利。这种技艺看似简单,却需常年的经验积累才可胜任。刀口的软硬,打磨的程度,都十分讲究。好的艺人打磨过的刀剪长期使用依然锋利如初。

     补锅======

      

      补锅是街道手工作坊的一门职业,按锅的品种来决定工程的不同,例如,有专门补铁锅的,补搪瓷器皿的,补铝锅水壶的,技术、火候各不相同。补锅时要安放好连着风箱的小炉子,填入焦煤,在小坩埚内放几块碎铁片,拉上几手风箱,等待铁片融化。趁铁片尚未融化的间隙,清除铁锅上的烟垢。铁片融成铁水后,将铁水顺着裂缝一点一点地补上去。补好了洞并未算完,还得用粗砂轮将锅内凸起的补疤略加打磨,然后用细砂纸平整一遍,使之不妨碍锅铲的搅动,最后再抹上些黄泥浆,方才大功告成。

     锔盆======

      锔盆是把破碎的瓷片拼接组合成原来的成品。锔盆艺人工作之前,先是仔细端量,根据裂纹破碎情况,选好大小不同的锔子,然后开锔。艺人将陶制的盆、瓮,钻上眼,安上锔子,敲打扣上,抹上石灰膏,最后完成。遇到瓷碗瓷碟,先对好茬口,用细绳绷紧,再用金刚钻钻上孔,锔上铜锔子,抹上腻子,既美观又实用。中国古语“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就出自此项手艺。

     剃头匠======

      借助推子、刮刀、剪子、梳子等简单工具,老师傅按照客人的要求,十指运动,左右配合,工具轮番上阵,上下兼顾、协作,半个小时后,由长变短,面目一新,耳鼻舒畅,精湛的手艺向人们诉说着,其实并不是万事开“头”难。

     打土坯======

      土坯,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盖房子用的主要原料。因为土坯比较廉价,做起来比较容易,因此受到人们的青睐。用土坯造的房子不易透风,保温性能比较好。土坯也不容易酥软,具有一定的坚固性。打土坯的关键环节是“打”,使用的工具有模子、铁锨、小石夯(一个人用的石夯)。方法是:先用铁锨将土拌均,堆放在一起备用;支好模子,并且在模子内撒放土灰,防止地质松软或者含水份较多而造成粘带;将模子内装满土,用脚荡平后,使用小石夯反复压结实,顺序是先从两头开始,最后是中间;最后是起模子,起模子后,将成块的土坯按预先选定的筑基,筑成土坯垄。成型的土坯垄,弯弯曲曲,错落有致,好似长龙,层层清晰,优美动人。

     刨笤帚======

      笤帚是早年间扫地扫炕的,炊帚是刷锅刷碗的。刨笤帚一般都用黍子或糜子杆儿。刨炊帚都用高粱杆儿。从制作工艺上看,刨笤帚刨炊帚只有两道工序:捆紧和削齐。捆紧是质量关键,削齐是整出好用的外形。这便决定了刨笤帚刨炊帚的特定工具:蹬子、麻绳(现在一般用铁丝)和月牙镰。其中蹬子更显独特。蹬子主要由三部分组成:枣木做成的丁字形脚蹬子,牛筋做成的老弦,宽皮带做成的腰围。用老弦把脚蹬子和腰围连起来,就成了脚蹬子。制作人把叼在嘴里的麻绳,往缠着的老弦处一塞,跟着由下往上一转,麻绳就随着捆在了笤帚把儿上。在缠绕之下,打个结,拴个扣儿,一道麻绳就捆好了。就这样,一道道捆下去,并根据形状需要,适时续进高粱或黍子挺儿,最后经过削齐整形,很快就能刨出一把把笤帚或炊帚。

     篾匠======

      

      一把简单不过的篾刀,却功夫了得,需要砍、锯、切、剖、拉、撬、编、织、削、磨,这些可都是技术活。编个筛子,精巧漂亮、方圆周正。织个凉席,光滑细腻,凉爽舒坦。篾匠用一双巧手装扮了我们的绿色生活。

     麦秸编织工艺======

      麦秸民间工艺在苏中里下河地区源远流长,我们的先祖在长期的生产生活实践中用麦秸编织草帽遮阳,编织草扇纳凉,编织手提包,提篮及装盛五谷的器皿作生活用品,成为我国早期文明发展象征。

      兴化先贤明朝宰相李春芳府中用麦秸制作的浮雕壁画作品有《二龙抢珠》、《螳螂捕蝉》、《雄鹰展翅》、《喜鹊登梅》、《青狮白象》等自成体系,堪称一绝。

     蒲编工艺======

      一把把散发着清香而又有弹性的蒲草,在匠人的手中来回穿梭。就在这样简单又有节奏的动作之后,一个个小巧玲珑,精美绝伦而又实用的蒲包、蒲草篮子等就展现在面前。

     刻章======

      将章胚打平,写上字,固定在小小的夹床上,用刀刻。至于阴字阳字、隶书行书,全都按照客户的要求,尖口刀和平口刀如何交替使用,全在于师傅指力的控制。在电脑刻字机已经面世多年,手工刻章就像日益稀少的珍稀动物一样。键盘已使笔纸不再辉煌,即时有人会刻上几刀,但有多少人能写出各种字体,让人信服的反字?

     装裱技艺======

      

      灿烂秀美的国画是华夏三大国粹之一,世人皆赞。如果没有装裱,其神其骨都不能充分展现。看似简单的画页裱底排刷来回、轻宛的上板,无不渗透出装裱者的艺术素养和对美的追求。

     木雕工艺======

      

      木雕的品种繁多,浅浮雕,深浮雕,娄雕,空雕。原本扑拙的木头在工匠的手中有了生命力,人物、花草、虫鱼在木头上重生,成就了一幅幅格调高雅、寓意深刻的人文画。

     砖雕工艺======

      砖雕这门复杂、古老的手工艺,在匠人的劳作中,是一门艺术,钻子、刨子、锯子等在熟练的匠人手中像大师的画笔,演绎出复杂的深浅、空心技艺,让人物、花鸟、山水在砖上复活,有古典、质朴的美丽与优雅。

     雕漆======  

     

     

      雕漆是中国传统民族艺术,至少有一千四百余年历史。横跨唐、宋、元、明、清五个朝代,在明清两朝还是皇家宫廷工艺器物,历来具有崇高的社会地位和艺术价值。雕漆在历史上又被称为:漆雕、剔红、剔黄、剔绿、剔犀、剔黑、剔彩、堆朱、堆漆,明朝中后期才统称雕漆。雕漆是把天然漆料在胎上涂抹出一定厚度,再用刀在堆起的平面漆胎上雕刻花纹的技法。雕漆工艺是中国漆工艺的一个重要门类,也是北京传统工艺美术的精华之一。它体现了我国工艺美术家的高超技艺和聪明才智,是中华民族传统工艺的瑰宝。雕漆与景泰蓝、象牙雕刻、玉雕齐名,被誉为京城工艺“四大名旦”之一。

     桃花坞木刻年画======

      桃花坞年画因曾集中在苏州城内桃花坞一带生产而得名。它和河南朱仙镇、天津杨柳青、山东潍坊杨家埠、四川锦竹的木版年画,并称为中国五大民间木版年画。其在宋代出现,至明末已有完整的独特风格,当时被称为“姑苏版”年画。清初至乾隆年间是桃花坞年画发展的鼎盛时期。

     瑶绣======  

     

     

      瑶绣是中华民族传统手工刺绣的一种,是我国刺绣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重大的科学价值、实用价值和艺术价值。广西瑶绣历史悠久,刺绣工艺精致细巧。刺绣的图案、花纹的颜色都有一定的规定,用布也很讲究。瑶绣反面刺绣是极为珍贵的、独特的过山瑶文化,是标志性的民族文化品牌,2008年,被列入广东省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镞花边======

      

      用钢锯条磨制的锉刀,用羊脂香灰聚制的垫板,制模、下刀、转腕、剔、削,工匠们用灵巧而又充满沧桑的手,镞出了福禄寿财等人间祝愿,镞出了现实人间的生活万象。

     纳鞋匠======

      依着一双巧手剪出的纸样,蜡线在锥针的引导下,穿梭在鞋面与鞋底间,锥针以额为磨石,鞋身木托支撑定形,在千锤轻敲之后,一双集纳鞋匠手艺的鞋在等待着主人的千里之行。

     纺线======

      纺线是中国传统耕织社会的主要生产项目。纺线时先是将棉花拿到弹匠那里将棉花弹成蓬松如火腿肠粗细长短的棉条。棉条放在纺线人的左手方,纺车上有一根叫梃子的钢丝,一端是尖的,朝着纺线人,纺线人先将棉条一头一边往外拉一边一个方向旋转(一般是反时针)搓,然后将头子缠绕在梃子上,顺钢丝直其尖,这样的准备工作完备后就开始纺线,左右手配合合理,右手摇车左手握棉条往外均匀的拉,节奏是短—短—长……周而复始。

     织土布======

      织土布需要一架老式织布机,一般为木制。除了织布机,织土布从轧花、弹花、纺纱、浆纱到织成布匹,大约需要三十多道工序,工艺繁杂。其中织布抛梭难度最大,手脚配合不协调,抛梭用力不恰当,不仅会将梭抛落到地上,而且会戳断经纱。一匹土布,长一般为3.6丈,宽一般为1.8尺,也有根据需要放宽一些的,但最宽不超过2.4尺。土布一般为纯白色,也有将纱染成各种颜色,织造成花布的。如大方格、小方格、长方格、正方格、粗条纹、细条纹、单条纹、双条纹、凤尾纹等花布。这种花布大都用来制做被里,也有用来制做妇女、儿童棉衣棉裤面料的。

     弹棉花======

      弹棉花,又称“弹棉”、“弹棉絮”、“弹花”,是中国传统手工艺之一,历史悠久,在元代即有此业,时至今日仍有操此行业者;旧时,农村有不少贫苦农民和工匠因生活所逼,整年在外地为人弹棉絮,俗称“弹棉郎”。

      弹棉花虽然在如今的城市里已不多见,但40岁以上的人都会对“弹棉花”有着清晰的记忆。随着一声声弦响、一片片花飞,把一堆棉花压成一条整整齐齐的被褥,仿佛就是一种魔术,让孩子们惊讶不已。希望我们的子孙还有机会能够看到这神奇的“魔术”。

     捏面人======

      面粉,刮子,竹篓,梳子,剪刀是捏面人的基本行当,灵巧的手捏出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这个神奇的记忆把我们带回了美好的童年。

     吹糖技术======

      

      融化成100°C高温的麦芽糖,经吹糖艺人收口并用,五颜六色的糖料变成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小动物。这是一个神奇的艺术,是一个古老的艺术,也是一个濒临失传的民间工艺。

     爆米花======

      还记得那时候的爆米花吗?一个老头挑着担子,一头放着一颗葫芦状的“炮弹”,另一头放着火炉和风箱,走街窜巷。时而,“砰”地一声,将米变成白白的爆米花,那时候,他可是小朋友最爱欢迎的魔术师。

     油炸馓子======

      油炸馓子,又叫麻油馓子,洪洞县独有的一种汉族面食小吃,属于油炸食品。油炸馓子用上等麦子磨的面粉,加少许食盐和调料,用水调和,揉成面坯。然后再搓成条状,环绕排满盆中,上面洒抹一些菜籽油。待面条在盆中回透,弹拉力恰到好处时,将面条绕在手上,用手来回抻开,粗细均匀一致,折叠造型,放入油锅,用筷子轻轻翻动,掌握火候,炸成大把或小把的,便是金丝套环的黄脆脆的金馓子。

     傩技======

      傩,是一种原始宗教的巫文化现象。在我国的贵州、云南等受巴蜀文化影响深刻的地区,流传着一种古老而神秘的祭祀驱鬼仪式,参加者穿着色彩鲜艳的服装,带着看似恐怖的面具,边舞边跳,这种仪式的名字同样古老而独特,叫做"傩"。包括傩仪、傩戏和傩技。踩住锋利的刀梯向上攀行,又从烧红的铁犁上划过,一双赤脚却毫发无损。这就是被称为"上刀山、下火海"的傩技绝活。

     天桥绝活======  

     

     

      旧时的中国京城有许多江湖艺人在天桥“撂地”。所谓“撂地”就是在地上画个白圈儿,作为演出场子,行话“画锅”。锅是做饭用的,画了锅,有了个场子,艺人就有碗饭吃了。天桥市场的杂耍表演是一大特色,不但项目繁多,而且技艺高超。

     长江峡江号子======

      长江峡江号子是湖北省宜昌市的汉族民歌,属于流传在滩多水急的长江三峡西陵峡一带行船过程中船工呼喊的号子,以及装卸、泊船时呼喊的码头号子和搬运号子。长江峡江号子是人与自然抗争而又和谐共处的结果,已成为该地域人民中最富凝聚力、最具标志性的文化符号,具有持续认同感,是人们在适应周围环境以及与自然和历史的互动中,不断再创造的精神文化遗产。但由于交通运输工具和劳动方式的改变,长江峡江号子因木船在峡江逐渐停用而随之消亡。 

        

      传统技艺的市场日渐缩小,人们对其价值认识的偏移;传统技艺的创作观念难以与时代同步等等原因造成了当今传统技艺难以为继的困局。所以,我们应认识到任何技艺都要有时代的风格,时代的气息,只有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不断创新,才能使传统文化、技艺重新焕发生命力。传统,是在历史长河中逐步形成和发展的,但传统也是在历史发展中不断增添新的内容而得到发展的。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我们的传统技艺也必须要跟上时代的车轮,加快步伐,以满足现代人们的物质生活和文化需求为目标,传承、创新、发展,使其闪耀出新的光彩。

       

       思  考  

    以保护带动发展 以发展促进保护

      随着我国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不断深人推进,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活态保护”成为期待解决的现实问题如何让传统手工技艺回归大众生活,在合理的开发利用中转化为文化生产力,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实现可持续发展,做到既保持传统手工技艺的“流动性”又不“流失”其技术本体和人文内涵,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一个重要课题。

      传统手工技艺经过岁月和实践的检验,之所以能够一代一代口传心授流传下来,就是因为这些传统手工技艺能解决当前人民在劳动牛活过程中存在的一此问题,更好地满足人们生活的需要。所以传统手工技艺的生产性方式保护必须和现代生活结合起来,成为人民群众生活的一部分,借助生产性这种活体保护方式不断传承,不断满足当前人民群众的生活需要。这也等于说一个器物或者一种行为方式,之所以成为今日文化中的传统,是因为它们还在发生“功能”,即能满足当前人们的需要。

      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各种思想观念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变化密切影响着消费者的市场需求、审美情趣、消费行为、价格定位等等,如何顺应大众观念和消费习惯,就注定了传统手工艺的生产性方式保护必须走创新的路子,因为不管是从样式、质料还是从风格等方面来看,传统工艺品都已成为一种定式,有的已作为一种传统和规范而呈封闭状态。而那种品种单一、款式重复的工艺品已不符合时代发展的要求,只有根据消费者的需求和最新的科技发展,将新技术、新材料、新工艺合理运用到具体的手工艺品生产中,传统的手工技艺才能展现出新的生命力,焕发出新的吸引力。当然,在对传统手工技艺进行创新时,要把握好传统文化与现代要素的有机结合,不仅要加强对技艺体系和核心技艺的传承保护,更要注重维护其完整性和纯粹性,以更好地减少现代工业技术的渗透。手工技艺只有在生产实践中产生和发展起来,其生命力才能得到延续,否则一旦脱离现实,它就沦为呆板的表演或者干枯的标本,对于传承和发展都是极为不利的。    >>>>链接

      

       行  动   

    记录传统技艺 让消失不再成为一种痛

    箍桶匠。  

    手工盘面。  

    灶上丹青。  

    最后的窑工。

      制秤、铸铁、竹艺……这些正从我们生活中逐渐消失的传统技艺,曾是我们最亲密的“伙伴”,有着难以泯灭的珍贵记忆。它们有着一个共同的名字——非物质文化遗产。

      照片中,老工匠们的身影还是那样熟悉,耳边还依稀回响着他们抑扬顿挫的吆喝声。只是,不知何时,皱纹爬上了他们的额头,身子也变得有些佝偻,和他们的手艺一样,在城市发展过程中“新陈代谢”。

      非物质文化遗产以声音、形象和技艺为表现手段,并以身口相传作为文化链而得以延续,是文化及其传统技艺中最脆弱的部分。作为历史脚步的聆听者和记载者,我们有必要记录下这些曾经的辉煌。

      随着非遗保护工作的深入,各地陆续建立起一批非遗传承基地,老工匠们由此有了新的身份——特聘教师,积极活跃在非遗课堂,推动地方历史文化传薪续火。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这些传统技艺将成为教科书中灿烂的一页,成为舞台上精彩的节目,成为茶余饭后的温馨话题……

      记录,让消失不再成为一种痛。

      

    (编辑:俞虹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