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仓央嘉措》:一位活佛内心的平凡世界[ 来源:中国民族宗教网整理 | 发布日期:2015-12-25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 舞剧《仓央嘉措》

      描写西藏历史上著名活佛、诗人仓央嘉措传奇一生的大型舞剧《仓央嘉措》,将于12月27日在北京民族剧院首演。这也是中央民族歌舞团建团60余年来创排的首部舞剧。

      舞剧《仓央嘉措》是2015年度国家艺术基金最高资助项目,由中央民族大学博士生导师丹珠昂奔教授编剧,国家一级导演、中央民族歌舞团团长丁伟担任总导演,国家一级作曲家李沧桑、著名舞台服装设计师麦青等国内知名艺术家联袂制作。

        

     穿越时空,遇见带着人性温度的真实的仓央嘉措

    舞剧《仓央嘉措》

      仓央嘉措是雪域的神话,也是文学界一朵圣洁的莲花。他是西藏历史上著名的活佛,也是浪漫诗人。其诗作流传300多年,仍滋润着人们的心田。作为中央民族歌舞团建团60余年的首部舞剧,《仓央嘉措》将通过舞蹈艺术形式还原一个真实的仓央嘉措,一个充满爱的仓央嘉措。该剧将于本月27日至29日在北京民族剧院上演。

      “我们创作《仓央嘉措》的时候,始终抓住他是一个人,一个诗人,一个年轻的浪漫诗人这一点来表现。”该剧总导演、中央民族歌舞团团长丁伟介绍,因此,舞台上呈现的情感主要集中于仓央嘉措的乡情、亲情和爱情这三方面。

      仓央嘉措1683年出生于藏南一户农奴家庭。在家乡,他度过了天真烂漫的童年。舞剧以藏族独有的“打阿嘎”开幕,展现了少年仓央嘉措和亲人、朋友一起生活劳作的场景:演员们手执木夯,边唱边打,庆祝丰收。剧中,少年仓央嘉措是一位机灵能干的“孩子王”,弯腰拾哈达、押加(藏族传统拔河运动)、“跳山羊”,无不在行,处处可见向他投来的赞赏目光。他还是母亲的“心头肉”,一段双人舞表现出母子之间血浓于水的亲密情感。

    舞剧中,少年仓央嘉措(左)与母亲一起“打阿嘎”,其乐融融。

      仓央嘉措15岁那年,开始进入寺院生活,一位懵懂少年的命运就此改变。舞剧中,仓央嘉措白天在上师江央扎巴的指点下,苦学佛典、医学、天文历算,当夜幕降临时,浓浓的思念总会涌上心头。在他的梦中,亲人们排着长队与自己告别,排在队伍最后的是他的母亲。仓央嘉措想给母亲一个拥抱,然而,母亲却一步一叩首向他走来。人物身份变化带来的挣扎与隐痛,直抵人心。

      青年仓央嘉措,对自由与爱情充满向往。这种情感,就像他在诗歌中描述的:“自恐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怕误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舞剧中,青年仓央嘉措与波姆姑娘产生了美好的爱情。然而,作为一位僧人,他的感情只能深藏在内心隐秘的世界里。舞剧以一段若即若离、没有肢体接触的双人舞,呈现了这种纠结的情感。

      如何参透这尘世的爱?如何护卫苍生?仓央嘉措孤独地思考着,空灵的歌声缓缓响起,引领着他苦苦追寻:“洁白的仙鹤,请把双翅借我。不会远走高飞,到理塘转转就回……”此时,一个褪去光环、有血有肉的仓央嘉措从历史深处缓缓走来,他的温度与呼吸、忧伤与思虑,触手可及。

      

     纯净的创作,一次思想与艺术上的修行

    舞剧《仓央嘉措》剧组成员深入藏区采风体验生活。

      舞剧《仓央嘉措》是2015年度国家艺术基金最高资助项目。该剧由中央民族大学博士生导师丹珠昂奔教授编剧,国家一级导演、中央民族歌舞团团长丁伟担任总导演,国家一级作曲家李沧桑、著名舞台服装设计师麦青等国内知名艺术家联袂制作。

      “这部舞剧的创作,是一次思想与艺术上的修行,最重要的是静下心来做。”丁伟说。舞剧《仓央嘉措》剧组自今年初成立以来,多次赴藏区采风,一方面了解当地风土人情,另一方面寻求内心的安静,实现与剧中人物精神上的契合。

      在甘肃夏河拉卜楞寺,青年仓央嘉措的扮演者、解放军艺术学院舞蹈系学生黄琛迪在剧组即将离开时,主动申请独自留下来体验生活。“一部剧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一部剧也会陪伴一个人的成长。”黄琛迪说,“在拉卜楞寺,我与喇嘛同吃同住。我触摸了这里的每一个转经筒,走遍了每一处角落。雄鹰在天空低旋,抬头就能看见,这样的环境让我的心特别宁静。我感受到了喇嘛的庄严肃穆和明理持修,并第一次学着静下来,观照自己内心的想法,这是个净化自我的过程。”

      干净、简练、深沉,是舞剧《仓央嘉措》追求的艺术风格。在舞蹈编排方面,索朗、格日南加两位藏族导演加入导演团队,保证了该剧整体风格的民族特点。同时,著名青年舞蹈编导、中央芭蕾舞团职业芭蕾编舞费波的到来,有效地提升了舞剧的张力。“优秀的演员完成的不只是动作和身体的运行方式,还要在舞蹈中注入灵魂和对人物独特的诠释。作为一个编舞,就是要用自己的方式去引领舞者向着思想深处探索。”费波说。

      在音乐方面,该剧的全部音乐由中央民族歌舞团著名白族作曲家李沧桑独立完成。为了追求与剧情的完美结合、对人物情感及关系的深刻表达,李沧桑数易其稿。“这部舞剧的音乐以简洁动人为主,不累赘、不张扬,内敛、圆润,但是有一种内在的力量,就像从心底搅起一池水。”她说。

      在服装方面,著名服装设计师麦青主张,除了要清晰地表现人物特点,符合时代背景外,也要进行突破性的设计,并力求在制作手法上有所创新。因此,她大胆地采用美术绘画的方式来渲染色彩,使服装既简洁干练又充满诗意。此外,舞剧在灯光设计、舞美设计等方面,无不传达出“用最简单表现最复杂”的艺术理念。

      此外,该剧还对藏族文化进行了集中的展示。这种展示不仅体现在对藏区生产生活、民俗风情的艺术再现中,更体现在对藏族精神世界的深层刻画中。

      “中央民族歌舞团是国家级艺术院团,应当既注重民族特色,又拥有国际视野。我们以藏族歌舞、音乐、服饰等强大的文化作支撑来创排舞剧《仓央嘉措》,为的是让更多人了解真实的仓央嘉措。这不仅是培养观众群的新方式,也是普及民族文化的有效举措。”丁伟说。

      

     仓央嘉措诗集经典句子(网络整理)

      ★梦浅情深 蹚不过去的河留给来生 繁花错落有序 我被一页一页地误伤 而窥视我的人 转眼便立地成佛 ——仓央嘉措

      ★回眸一笑嫣然娇,断魂飘摇上碧霄。 愿与卿卿两相欢,不发毒誓不肯饶。 ——仓央嘉措

      ★从那东山顶上/升起皎洁的月光/玛吉阿米的面容/不时浮现在我心上 曾缄译: 心头影事幻重重,化作佳人绝代容,恰如东山山上月,轻轻走出最高峰。 注:此言倩影之来心上,如明月之出东山? ——仓央嘉措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心头影事幻重重,化作佳人绝代容。 恰似东山山上月,轻轻走出最高峰。 我与伊人本一家,情缘虽尽莫咨嗟。 清明过了春自去,几见狂蜂恋落花。跨鹤高飞意壮哉,云霄一羽雪皑皑。 此行莫恨天涯远,咫尺理塘归去来。 ——仓央嘉措 《道歌》

      ★这佛光闪闪的高原,三步两步便是天堂,却仍有那么多人,因心事过重,而走不动。 ——仓央嘉措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 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 这佛光闪闪的高原 三步两步便是天堂 却仍有那么多人 因心事过重而走不动 ——仓央嘉措

      ★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任你一一告别。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件不是闲事。 ——仓央嘉措

      ★谁,执我之手,敛我半世癫狂 ——仓央嘉措

      ★西风吹谢花成泥,蜂蝶每向香尘泣。 情犹未了缘已尽,笺前莫赋断肠诗。 ——仓央嘉措

      ★情人眼里出西施,每对卿卿每销魂。 ——仓央嘉措

      ★含情私询意中人,莫要空门证法身,卿果出家吾亦逝,入山和汝断红尘。 ——仓央嘉措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仓央嘉措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 ——仓央嘉措

      ★笑那浮华落尽 月色如洗 笑那悄然而逝 飞花万盏 谁是那轻轻颤动的百合 在你的清辉下亘古不变 ——仓央嘉措

      ★我们的爱 比死亡还要理所当然 ——仓央嘉措

      ★朝来无情丛林去,不似昨夜风情郎 ——仓央嘉措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仓央嘉措

      ★结尽同心缔尽缘,此生虽短意缠绵。 与卿再世相逢日,玉树临风一少年。 ——仓央嘉措

      ★天上的仙鹤,借我一双洁白的翅膀, 我不会飞得太远,看一眼池塘就回返。 ——仓央嘉措

      ★我为了死,才一次又一次的活了下来 ——仓央嘉措

      ★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仓央嘉措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 ——仓央嘉措

      ★假如真有来世,我愿生生世世为人,只做芸芸众生中的一个,哪怕一生贫困清苦,浪迹天涯,只要能爱恨歌哭,只要能心遂所愿。 ——仓央嘉措

      ★人们去远方只是为了紧紧地搂住自己 我只喜欢在笛声中闻着野草的清香 沉默——苦不堪言 我喝水,替别人解渴 ——《水空》第七首  仓央嘉措

      ★第一最好不相见,免得彼此相爱恋;第二最好不熟知,免得彼此苦相思! ——仓央嘉措

      ★地空 好多年了 你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 我放下过天地 却从未放下过你 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 任你一一告别 世间事 除了生死哪一件事不是闲事 谁的隐私不被回光返照 殉葬的花朵开合有度 菩提的果实奏响了空山 告诉我 你藏在落叶下的那些脚印 暗示着多少祭日 专供我法外逍遥 ——仓央嘉措

      ★未知来生相见否?陌上逢却在少年。 ——仓央嘉措

      ★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仓央嘉措

      ★不观生灭与无常,但逐轮回向死亡。绝顶聪明矜世智,叹他于此总茫茫。 ——仓央嘉措《仓央嘉措情诗赏析》

      ★为寻情侣去匆匆,破晓归来积雪中 ——仓央嘉措

      ★薄暮出去寻找爱人,破晓下了雪,住在布达拉宫的,是瑞晋桑央嘉措,在山下住着的,是浪子宕桑旺波 ,秘密也无用的,足迹已印在了雪上。 ——桑央嘉措

      

     舞动诗僧追求真我的诗意人生

    本报记者 牛锐

      

      

      

      

      

      

      仓央嘉措的一生,是传奇的一生,亦是追求真我的一生。这种对于真我的、本性的追求,对于后世的贡献更为经典。仓央嘉措在诗里、在故事里、在典籍里,在百姓心中亘古不衰,这种被历史和时代奉出的珍宝,值得人们不断地体会。  ——题记

      五幕剧,勾连出诗人成长的青春岁月

      2015年12月27日,京城飞雪。在雪花的陪伴中,中央民族歌舞团首部舞剧《仓央嘉措》在民族剧院首演,引领观众走进著名诗僧仓央嘉措内心纯净的诗意世界。该剧是2015年度国家艺术基金最高资助项目,由国家一级导演、中央民族歌舞团团长丁伟担任总导演,国家一级作曲家李沧桑,著名舞台服装设计师麦青等国内知名艺术家联袂打造。

      舞剧《仓央嘉措》由五幕组成,分别是《山南的春天》、《几年后的寺庙里》、《几年后的宫里》、《拉萨八廓街》、《数日后的宫里》。流淌的时光,勾连起仓央嘉措从无忧无虑的少年成长为青年诗人的岁月。

      《山南的春天》,以藏族传统歌舞形式“打阿嘎”开幕。连绵的群山下,人们在收获的庄稼地里,手持木夯,边唱边跳。“打阿嘎”是藏族人民在长期的生产生活中养成的一种伴随劳动歌舞的习惯。歌舞能使繁重而机械的体力劳动变得轻松、愉快,既提高劳动效率,又使劳动者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少年仓央嘉措与母亲在“打阿嘎”的人群中,尽情享受丰收带来的喜悦。孩子时而趴在母亲背上撒娇,时而给母亲揉肩捶背,其乐融融。在娱乐活动中,母亲既为仓央嘉措在弯腰拾哈达、拔河、“跳山羊”等活动中的精彩表现而骄傲,又为他激烈运动导致的小擦伤而心疼不已。远远地,一群陌生人走过来围住仓央嘉措,认定他是那转世的活佛。一切世俗的喧嚣,戛然而止。

      在《几年后的寺庙里》,少年仓央嘉措在经师的指点下修行。他不仅博览群书,苦学佛教典籍,还深入喇嘛中间,从他们的辩经过程中汲取养分。昔日的懵懂少年,在寺院的诵经声中渐渐成长。然而,思念总是抹不去的。母亲的突然到来,让离家的少年万分惊喜。他想像儿时那样,在母亲温暖的怀抱中听她亲切的叮咛,而现实的身份却让他手足无措。于是,所有的思虑都凝结在那匹长长的红色袈裟上。

      在《几年后的宫里》,数十位华贵典雅的囊玛舞者,头戴三角形缀珍珠珊瑚头饰,在六弦琴的伴唱声中缓缓登场。权贵们一边歌舞赋诗,一边悄议政事,倾轧政敌。少年初长成,但意气风发的青年仓央嘉措因其尊贵的身份,被权贵意图操控,而这险恶的用心怎能玷污他纯净的灵魂?睡梦中,家乡的亲人一一出现。昔日的欢歌笑语,变成虔诚的顶礼膜拜,就连母亲,也一步一叩首向他走来。“我是谁?我当何去何从?”黑暗中,歌声响起,刺眼的光芒照亮了愁苦的青年:“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之王。流浪拉萨街头,我是唐桑旺布。”

      在《拉萨八廓街》,美丽单纯的姑娘波姆和亲人们跳起热巴舞,沿街卖艺。领队的白发老人念念有词,颂扬天地日月、山川河流,青年舞者在鼓铃声中跳跃腾转,舞姿矫健。舞者腰间的短裙上,系着用羊毛编织的辫条,辫条随着舞步上下翻飞,为舞者增添了几分潇洒灵动。波姆的热巴舞跳得好极了,带鼓平转如行云流水,高低击鼓若急流奔涌。久在红墙之中的仓央嘉措,被这八廓街上的生动画卷所吸引。当波姆姑娘的牛尾鼓槌掉落在他面前,两人四目相对时,美好的情愫油然而生。然而,这万万不可。一段若即若离、没有肢体接触的双人舞,呈现了两位青年内心的煎熬与灼痛。

      《数日后的宫里》铜铃声声,对自由与纯净世界充满向往的仓央嘉措,如折翼的鸟儿四处碰壁。“自恐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怕误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仓央嘉措舒展双臂,孤独地思考着。“洁白的仙鹤啊,请把双翅借我。不会远走高飞,到理塘转转就回。”最终,仓央嘉措摆脱一切桎梏,坚定地向着那个绽放着蓝色莲花的诗意世界,缓缓而去……

      巧用心,民族舞剧艺术的重大收获

      舞剧《仓央嘉措》以其精良的制作、深刻的内涵得到了观众的喜爱与肯定。2015年12月27日至29日的几场演出,场场爆满,2016年1月5日至7日加演的3场演出门票也几近售罄。许多专家在观看演出后,给予该剧高度评价。

      “舞剧《仓央嘉措》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是中国民族舞剧艺术的重大收获。”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冯双白说,“民族舞剧是我国舞剧创作的主流。现在,有很多人喜欢借用外来语言创作舞剧,比如芭蕾舞剧、国标舞剧,甚至街舞剧也出现了。《仓央嘉措》吸取当代艺术观念,又不失民族文化传统的韵味和特点,在继承和创新方面作了重大探索,实现了重大突破。”

      “这部剧编剧巧妙,是大写意的,又落在人情深处。它把藏族深厚的文化艺术传统与剧中人物的性格、气质很好地结合在一起,形成了难得一见的符合人物性格和舞蹈冲击力的作品。”冯双白认为,该剧选材重大,立意深刻,舞蹈编排、结构处理充满诗意,服装设计既符合特定历史时期的文化特色,又有助于塑造人物独特的性格及对冲突的表达,深沉大气的音乐也为该剧增色不少。

      冯双白尤其赞赏该剧在男子独舞创作方面的成就。“这部剧充分发挥了舞蹈演员的天赋,体现了编导的艺术水平与良苦用心。”他说,比如,青年仓央嘉措的扮演者将双臂翻转于身后,在歌声当中轻轻摆动双臂的姿态非常优美。以往,用双臂表现孔雀、鸿雁的姿态在女子舞蹈中比较常见,但是在男子独舞中表现这种富有意境的形象还非常少。剧中,演员不是单纯地模仿仙鹤的舞动,而是通过双臂实现对内心飞翔的写意,令人耳目一新。

      习近平在2014年召开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追求真善美是文艺的永恒价值。艺术的最高境界就是让人动心,让人们的灵魂经受洗礼,让人们发现自然的美、生活的美、心灵的美。舞剧《仓央嘉措》正是这样一部让人动心的作品。

      “舞剧《仓央嘉措》通过情感这条线,把人物心路历程刻画得很深刻、很清晰,也很感人。它打动了观众欣赏舞剧的情怀,自始至终呼唤着内心的激动,不同凡响。”中国舞蹈家协会分党组书记、秘书长罗斌说,舞剧《仓央嘉措》以情感为线索,实现对人物情感丰富性的补充,突出了人物的高度,触动了观众内心最柔软的部分。它通过简洁大气、有穿透力的表现方式,将古意与当代气质很好地融合在一起,在艺术表述上具有纵深感。它打破了民间舞不易于叙事的瓶颈,把故事编织在肢体里面,用肢体语言形成段落,体现了一部优秀艺术作品的追求。

      罗斌对剧中的群舞印象深刻。在他看来,无论是“打阿嘎”、囊玛舞、热巴舞,还是辩经,这些群舞中都有生活元素,是对藏族舞蹈生成空间的表述,是对舞剧环境、情感、情节的表述,不温不火,恰到好处。“舞剧中的群舞,就应该是这个样子,与剧情水乳交融,不可剥离。”他说。

      除了舞蹈编排,舞剧《仓央嘉措》在音乐、服装、灯光、舞美设计等方面也具有很高的艺术水准,有力地提升了该剧的艺术品质。

      “舞剧《仓央嘉措》的舞美设计色调丰富而厚重,很好地体现了仓央嘉措在现实人生的情感与宗教情怀之间的内心冲突与协调统一。”中央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教授章抗美说,世界被人类触摸的范围越来越广,而西藏还保留着丰富的自然美。正是这丰富的自然美,造就了仓央嘉措的情怀,及其放眼寰宇、具有强烈自然气息的隽永诗篇。而对大自然的艺术刻画,也是舞剧《仓央嘉措》的一个特色。剧场观众入口处摆放的坛城画、投影的酥油花图案给人遐想的空间,舞台上摇曳的酥油灯光、霞光中的雪山布景,让人仿佛置身神秘而充满诗意的雪域高原。

      “舞蹈是用肢体形象来言说的。舞剧不同于一般的叙事方式,它不是小说,更不是论文。好的舞蹈,应当是诗化的。舞剧《仓央嘉措》正是通过方方面面的精心打磨,呈现出一个诗意的世界。”章抗美说。

      (图片均为舞剧《仓央嘉措》演出现场剧照,均由中央民族歌舞团提供。)

      

    (编辑:俞虹

    [字号: ]


    《仓央嘉措》:一位活佛内心的平凡世界[ 来源:中国民族宗教网整理 | 发布日期:2015-12-25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舞剧《仓央嘉措》

      描写西藏历史上著名活佛、诗人仓央嘉措传奇一生的大型舞剧《仓央嘉措》,将于12月27日在北京民族剧院首演。这也是中央民族歌舞团建团60余年来创排的首部舞剧。

      舞剧《仓央嘉措》是2015年度国家艺术基金最高资助项目,由中央民族大学博士生导师丹珠昂奔教授编剧,国家一级导演、中央民族歌舞团团长丁伟担任总导演,国家一级作曲家李沧桑、著名舞台服装设计师麦青等国内知名艺术家联袂制作。

        

     穿越时空,遇见带着人性温度的真实的仓央嘉措

    舞剧《仓央嘉措》

      仓央嘉措是雪域的神话,也是文学界一朵圣洁的莲花。他是西藏历史上著名的活佛,也是浪漫诗人。其诗作流传300多年,仍滋润着人们的心田。作为中央民族歌舞团建团60余年的首部舞剧,《仓央嘉措》将通过舞蹈艺术形式还原一个真实的仓央嘉措,一个充满爱的仓央嘉措。该剧将于本月27日至29日在北京民族剧院上演。

      “我们创作《仓央嘉措》的时候,始终抓住他是一个人,一个诗人,一个年轻的浪漫诗人这一点来表现。”该剧总导演、中央民族歌舞团团长丁伟介绍,因此,舞台上呈现的情感主要集中于仓央嘉措的乡情、亲情和爱情这三方面。

      仓央嘉措1683年出生于藏南一户农奴家庭。在家乡,他度过了天真烂漫的童年。舞剧以藏族独有的“打阿嘎”开幕,展现了少年仓央嘉措和亲人、朋友一起生活劳作的场景:演员们手执木夯,边唱边打,庆祝丰收。剧中,少年仓央嘉措是一位机灵能干的“孩子王”,弯腰拾哈达、押加(藏族传统拔河运动)、“跳山羊”,无不在行,处处可见向他投来的赞赏目光。他还是母亲的“心头肉”,一段双人舞表现出母子之间血浓于水的亲密情感。

    舞剧中,少年仓央嘉措(左)与母亲一起“打阿嘎”,其乐融融。

      仓央嘉措15岁那年,开始进入寺院生活,一位懵懂少年的命运就此改变。舞剧中,仓央嘉措白天在上师江央扎巴的指点下,苦学佛典、医学、天文历算,当夜幕降临时,浓浓的思念总会涌上心头。在他的梦中,亲人们排着长队与自己告别,排在队伍最后的是他的母亲。仓央嘉措想给母亲一个拥抱,然而,母亲却一步一叩首向他走来。人物身份变化带来的挣扎与隐痛,直抵人心。

      青年仓央嘉措,对自由与爱情充满向往。这种情感,就像他在诗歌中描述的:“自恐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怕误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舞剧中,青年仓央嘉措与波姆姑娘产生了美好的爱情。然而,作为一位僧人,他的感情只能深藏在内心隐秘的世界里。舞剧以一段若即若离、没有肢体接触的双人舞,呈现了这种纠结的情感。

      如何参透这尘世的爱?如何护卫苍生?仓央嘉措孤独地思考着,空灵的歌声缓缓响起,引领着他苦苦追寻:“洁白的仙鹤,请把双翅借我。不会远走高飞,到理塘转转就回……”此时,一个褪去光环、有血有肉的仓央嘉措从历史深处缓缓走来,他的温度与呼吸、忧伤与思虑,触手可及。

      

     纯净的创作,一次思想与艺术上的修行

    舞剧《仓央嘉措》剧组成员深入藏区采风体验生活。

      舞剧《仓央嘉措》是2015年度国家艺术基金最高资助项目。该剧由中央民族大学博士生导师丹珠昂奔教授编剧,国家一级导演、中央民族歌舞团团长丁伟担任总导演,国家一级作曲家李沧桑、著名舞台服装设计师麦青等国内知名艺术家联袂制作。

      “这部舞剧的创作,是一次思想与艺术上的修行,最重要的是静下心来做。”丁伟说。舞剧《仓央嘉措》剧组自今年初成立以来,多次赴藏区采风,一方面了解当地风土人情,另一方面寻求内心的安静,实现与剧中人物精神上的契合。

      在甘肃夏河拉卜楞寺,青年仓央嘉措的扮演者、解放军艺术学院舞蹈系学生黄琛迪在剧组即将离开时,主动申请独自留下来体验生活。“一部剧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一部剧也会陪伴一个人的成长。”黄琛迪说,“在拉卜楞寺,我与喇嘛同吃同住。我触摸了这里的每一个转经筒,走遍了每一处角落。雄鹰在天空低旋,抬头就能看见,这样的环境让我的心特别宁静。我感受到了喇嘛的庄严肃穆和明理持修,并第一次学着静下来,观照自己内心的想法,这是个净化自我的过程。”

      干净、简练、深沉,是舞剧《仓央嘉措》追求的艺术风格。在舞蹈编排方面,索朗、格日南加两位藏族导演加入导演团队,保证了该剧整体风格的民族特点。同时,著名青年舞蹈编导、中央芭蕾舞团职业芭蕾编舞费波的到来,有效地提升了舞剧的张力。“优秀的演员完成的不只是动作和身体的运行方式,还要在舞蹈中注入灵魂和对人物独特的诠释。作为一个编舞,就是要用自己的方式去引领舞者向着思想深处探索。”费波说。

      在音乐方面,该剧的全部音乐由中央民族歌舞团著名白族作曲家李沧桑独立完成。为了追求与剧情的完美结合、对人物情感及关系的深刻表达,李沧桑数易其稿。“这部舞剧的音乐以简洁动人为主,不累赘、不张扬,内敛、圆润,但是有一种内在的力量,就像从心底搅起一池水。”她说。

      在服装方面,著名服装设计师麦青主张,除了要清晰地表现人物特点,符合时代背景外,也要进行突破性的设计,并力求在制作手法上有所创新。因此,她大胆地采用美术绘画的方式来渲染色彩,使服装既简洁干练又充满诗意。此外,舞剧在灯光设计、舞美设计等方面,无不传达出“用最简单表现最复杂”的艺术理念。

      此外,该剧还对藏族文化进行了集中的展示。这种展示不仅体现在对藏区生产生活、民俗风情的艺术再现中,更体现在对藏族精神世界的深层刻画中。

      “中央民族歌舞团是国家级艺术院团,应当既注重民族特色,又拥有国际视野。我们以藏族歌舞、音乐、服饰等强大的文化作支撑来创排舞剧《仓央嘉措》,为的是让更多人了解真实的仓央嘉措。这不仅是培养观众群的新方式,也是普及民族文化的有效举措。”丁伟说。

      

     仓央嘉措诗集经典句子(网络整理)

      ★梦浅情深 蹚不过去的河留给来生 繁花错落有序 我被一页一页地误伤 而窥视我的人 转眼便立地成佛 ——仓央嘉措

      ★回眸一笑嫣然娇,断魂飘摇上碧霄。 愿与卿卿两相欢,不发毒誓不肯饶。 ——仓央嘉措

      ★从那东山顶上/升起皎洁的月光/玛吉阿米的面容/不时浮现在我心上 曾缄译: 心头影事幻重重,化作佳人绝代容,恰如东山山上月,轻轻走出最高峰。 注:此言倩影之来心上,如明月之出东山? ——仓央嘉措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心头影事幻重重,化作佳人绝代容。 恰似东山山上月,轻轻走出最高峰。 我与伊人本一家,情缘虽尽莫咨嗟。 清明过了春自去,几见狂蜂恋落花。跨鹤高飞意壮哉,云霄一羽雪皑皑。 此行莫恨天涯远,咫尺理塘归去来。 ——仓央嘉措 《道歌》

      ★这佛光闪闪的高原,三步两步便是天堂,却仍有那么多人,因心事过重,而走不动。 ——仓央嘉措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 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 这佛光闪闪的高原 三步两步便是天堂 却仍有那么多人 因心事过重而走不动 ——仓央嘉措

      ★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任你一一告别。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件不是闲事。 ——仓央嘉措

      ★谁,执我之手,敛我半世癫狂 ——仓央嘉措

      ★西风吹谢花成泥,蜂蝶每向香尘泣。 情犹未了缘已尽,笺前莫赋断肠诗。 ——仓央嘉措

      ★情人眼里出西施,每对卿卿每销魂。 ——仓央嘉措

      ★含情私询意中人,莫要空门证法身,卿果出家吾亦逝,入山和汝断红尘。 ——仓央嘉措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仓央嘉措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 ——仓央嘉措

      ★笑那浮华落尽 月色如洗 笑那悄然而逝 飞花万盏 谁是那轻轻颤动的百合 在你的清辉下亘古不变 ——仓央嘉措

      ★我们的爱 比死亡还要理所当然 ——仓央嘉措

      ★朝来无情丛林去,不似昨夜风情郎 ——仓央嘉措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仓央嘉措

      ★结尽同心缔尽缘,此生虽短意缠绵。 与卿再世相逢日,玉树临风一少年。 ——仓央嘉措

      ★天上的仙鹤,借我一双洁白的翅膀, 我不会飞得太远,看一眼池塘就回返。 ——仓央嘉措

      ★我为了死,才一次又一次的活了下来 ——仓央嘉措

      ★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仓央嘉措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 ——仓央嘉措

      ★假如真有来世,我愿生生世世为人,只做芸芸众生中的一个,哪怕一生贫困清苦,浪迹天涯,只要能爱恨歌哭,只要能心遂所愿。 ——仓央嘉措

      ★人们去远方只是为了紧紧地搂住自己 我只喜欢在笛声中闻着野草的清香 沉默——苦不堪言 我喝水,替别人解渴 ——《水空》第七首  仓央嘉措

      ★第一最好不相见,免得彼此相爱恋;第二最好不熟知,免得彼此苦相思! ——仓央嘉措

      ★地空 好多年了 你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 我放下过天地 却从未放下过你 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 任你一一告别 世间事 除了生死哪一件事不是闲事 谁的隐私不被回光返照 殉葬的花朵开合有度 菩提的果实奏响了空山 告诉我 你藏在落叶下的那些脚印 暗示着多少祭日 专供我法外逍遥 ——仓央嘉措

      ★未知来生相见否?陌上逢却在少年。 ——仓央嘉措

      ★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仓央嘉措

      ★不观生灭与无常,但逐轮回向死亡。绝顶聪明矜世智,叹他于此总茫茫。 ——仓央嘉措《仓央嘉措情诗赏析》

      ★为寻情侣去匆匆,破晓归来积雪中 ——仓央嘉措

      ★薄暮出去寻找爱人,破晓下了雪,住在布达拉宫的,是瑞晋桑央嘉措,在山下住着的,是浪子宕桑旺波 ,秘密也无用的,足迹已印在了雪上。 ——桑央嘉措

      

     舞动诗僧追求真我的诗意人生

    本报记者 牛锐

      

      

      

      

      

      

      仓央嘉措的一生,是传奇的一生,亦是追求真我的一生。这种对于真我的、本性的追求,对于后世的贡献更为经典。仓央嘉措在诗里、在故事里、在典籍里,在百姓心中亘古不衰,这种被历史和时代奉出的珍宝,值得人们不断地体会。  ——题记

      五幕剧,勾连出诗人成长的青春岁月

      2015年12月27日,京城飞雪。在雪花的陪伴中,中央民族歌舞团首部舞剧《仓央嘉措》在民族剧院首演,引领观众走进著名诗僧仓央嘉措内心纯净的诗意世界。该剧是2015年度国家艺术基金最高资助项目,由国家一级导演、中央民族歌舞团团长丁伟担任总导演,国家一级作曲家李沧桑,著名舞台服装设计师麦青等国内知名艺术家联袂打造。

      舞剧《仓央嘉措》由五幕组成,分别是《山南的春天》、《几年后的寺庙里》、《几年后的宫里》、《拉萨八廓街》、《数日后的宫里》。流淌的时光,勾连起仓央嘉措从无忧无虑的少年成长为青年诗人的岁月。

      《山南的春天》,以藏族传统歌舞形式“打阿嘎”开幕。连绵的群山下,人们在收获的庄稼地里,手持木夯,边唱边跳。“打阿嘎”是藏族人民在长期的生产生活中养成的一种伴随劳动歌舞的习惯。歌舞能使繁重而机械的体力劳动变得轻松、愉快,既提高劳动效率,又使劳动者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少年仓央嘉措与母亲在“打阿嘎”的人群中,尽情享受丰收带来的喜悦。孩子时而趴在母亲背上撒娇,时而给母亲揉肩捶背,其乐融融。在娱乐活动中,母亲既为仓央嘉措在弯腰拾哈达、拔河、“跳山羊”等活动中的精彩表现而骄傲,又为他激烈运动导致的小擦伤而心疼不已。远远地,一群陌生人走过来围住仓央嘉措,认定他是那转世的活佛。一切世俗的喧嚣,戛然而止。

      在《几年后的寺庙里》,少年仓央嘉措在经师的指点下修行。他不仅博览群书,苦学佛教典籍,还深入喇嘛中间,从他们的辩经过程中汲取养分。昔日的懵懂少年,在寺院的诵经声中渐渐成长。然而,思念总是抹不去的。母亲的突然到来,让离家的少年万分惊喜。他想像儿时那样,在母亲温暖的怀抱中听她亲切的叮咛,而现实的身份却让他手足无措。于是,所有的思虑都凝结在那匹长长的红色袈裟上。

      在《几年后的宫里》,数十位华贵典雅的囊玛舞者,头戴三角形缀珍珠珊瑚头饰,在六弦琴的伴唱声中缓缓登场。权贵们一边歌舞赋诗,一边悄议政事,倾轧政敌。少年初长成,但意气风发的青年仓央嘉措因其尊贵的身份,被权贵意图操控,而这险恶的用心怎能玷污他纯净的灵魂?睡梦中,家乡的亲人一一出现。昔日的欢歌笑语,变成虔诚的顶礼膜拜,就连母亲,也一步一叩首向他走来。“我是谁?我当何去何从?”黑暗中,歌声响起,刺眼的光芒照亮了愁苦的青年:“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之王。流浪拉萨街头,我是唐桑旺布。”

      在《拉萨八廓街》,美丽单纯的姑娘波姆和亲人们跳起热巴舞,沿街卖艺。领队的白发老人念念有词,颂扬天地日月、山川河流,青年舞者在鼓铃声中跳跃腾转,舞姿矫健。舞者腰间的短裙上,系着用羊毛编织的辫条,辫条随着舞步上下翻飞,为舞者增添了几分潇洒灵动。波姆的热巴舞跳得好极了,带鼓平转如行云流水,高低击鼓若急流奔涌。久在红墙之中的仓央嘉措,被这八廓街上的生动画卷所吸引。当波姆姑娘的牛尾鼓槌掉落在他面前,两人四目相对时,美好的情愫油然而生。然而,这万万不可。一段若即若离、没有肢体接触的双人舞,呈现了两位青年内心的煎熬与灼痛。

      《数日后的宫里》铜铃声声,对自由与纯净世界充满向往的仓央嘉措,如折翼的鸟儿四处碰壁。“自恐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怕误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仓央嘉措舒展双臂,孤独地思考着。“洁白的仙鹤啊,请把双翅借我。不会远走高飞,到理塘转转就回。”最终,仓央嘉措摆脱一切桎梏,坚定地向着那个绽放着蓝色莲花的诗意世界,缓缓而去……

      巧用心,民族舞剧艺术的重大收获

      舞剧《仓央嘉措》以其精良的制作、深刻的内涵得到了观众的喜爱与肯定。2015年12月27日至29日的几场演出,场场爆满,2016年1月5日至7日加演的3场演出门票也几近售罄。许多专家在观看演出后,给予该剧高度评价。

      “舞剧《仓央嘉措》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是中国民族舞剧艺术的重大收获。”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冯双白说,“民族舞剧是我国舞剧创作的主流。现在,有很多人喜欢借用外来语言创作舞剧,比如芭蕾舞剧、国标舞剧,甚至街舞剧也出现了。《仓央嘉措》吸取当代艺术观念,又不失民族文化传统的韵味和特点,在继承和创新方面作了重大探索,实现了重大突破。”

      “这部剧编剧巧妙,是大写意的,又落在人情深处。它把藏族深厚的文化艺术传统与剧中人物的性格、气质很好地结合在一起,形成了难得一见的符合人物性格和舞蹈冲击力的作品。”冯双白认为,该剧选材重大,立意深刻,舞蹈编排、结构处理充满诗意,服装设计既符合特定历史时期的文化特色,又有助于塑造人物独特的性格及对冲突的表达,深沉大气的音乐也为该剧增色不少。

      冯双白尤其赞赏该剧在男子独舞创作方面的成就。“这部剧充分发挥了舞蹈演员的天赋,体现了编导的艺术水平与良苦用心。”他说,比如,青年仓央嘉措的扮演者将双臂翻转于身后,在歌声当中轻轻摆动双臂的姿态非常优美。以往,用双臂表现孔雀、鸿雁的姿态在女子舞蹈中比较常见,但是在男子独舞中表现这种富有意境的形象还非常少。剧中,演员不是单纯地模仿仙鹤的舞动,而是通过双臂实现对内心飞翔的写意,令人耳目一新。

      习近平在2014年召开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追求真善美是文艺的永恒价值。艺术的最高境界就是让人动心,让人们的灵魂经受洗礼,让人们发现自然的美、生活的美、心灵的美。舞剧《仓央嘉措》正是这样一部让人动心的作品。

      “舞剧《仓央嘉措》通过情感这条线,把人物心路历程刻画得很深刻、很清晰,也很感人。它打动了观众欣赏舞剧的情怀,自始至终呼唤着内心的激动,不同凡响。”中国舞蹈家协会分党组书记、秘书长罗斌说,舞剧《仓央嘉措》以情感为线索,实现对人物情感丰富性的补充,突出了人物的高度,触动了观众内心最柔软的部分。它通过简洁大气、有穿透力的表现方式,将古意与当代气质很好地融合在一起,在艺术表述上具有纵深感。它打破了民间舞不易于叙事的瓶颈,把故事编织在肢体里面,用肢体语言形成段落,体现了一部优秀艺术作品的追求。

      罗斌对剧中的群舞印象深刻。在他看来,无论是“打阿嘎”、囊玛舞、热巴舞,还是辩经,这些群舞中都有生活元素,是对藏族舞蹈生成空间的表述,是对舞剧环境、情感、情节的表述,不温不火,恰到好处。“舞剧中的群舞,就应该是这个样子,与剧情水乳交融,不可剥离。”他说。

      除了舞蹈编排,舞剧《仓央嘉措》在音乐、服装、灯光、舞美设计等方面也具有很高的艺术水准,有力地提升了该剧的艺术品质。

      “舞剧《仓央嘉措》的舞美设计色调丰富而厚重,很好地体现了仓央嘉措在现实人生的情感与宗教情怀之间的内心冲突与协调统一。”中央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教授章抗美说,世界被人类触摸的范围越来越广,而西藏还保留着丰富的自然美。正是这丰富的自然美,造就了仓央嘉措的情怀,及其放眼寰宇、具有强烈自然气息的隽永诗篇。而对大自然的艺术刻画,也是舞剧《仓央嘉措》的一个特色。剧场观众入口处摆放的坛城画、投影的酥油花图案给人遐想的空间,舞台上摇曳的酥油灯光、霞光中的雪山布景,让人仿佛置身神秘而充满诗意的雪域高原。

      “舞蹈是用肢体形象来言说的。舞剧不同于一般的叙事方式,它不是小说,更不是论文。好的舞蹈,应当是诗化的。舞剧《仓央嘉措》正是通过方方面面的精心打磨,呈现出一个诗意的世界。”章抗美说。

      (图片均为舞剧《仓央嘉措》演出现场剧照,均由中央民族歌舞团提供。)

      

    (编辑:俞虹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